天唱魔音

[OW·R76]太阳出世

※不是万圣节贺文,凑巧了在今天发而已XD
※摘要:莫里森突然提出想要孩子,莱耶斯陷入抉择的困境。

——————

莱耶斯认为,在任务没有完全结束的时候打开通讯仪是个天大的错误。看到屏幕上莫里森发来的那条信息,他差点把那可怜莫西干头的胳臂拧下来。

〖加比,你喜欢小孩儿吗?〗

他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于是试探着回复道:〖发生什么事了吗,莫里森?〗

〖没有,一切正常。〗通讯那边的人顿了两秒后继续打字说,〖你还没回答问题,你喜欢小孩儿吗?〗

哦……也许事情正如他想的那样。莱耶斯认为自己足够了解他的男友,当几天前莫里森一口答应为中小学生义务拍摄行为教育小短片①时他就隐约感应到了。这有些惊悚,至少在他近10年或者20年的人生规划里还不存在“要孩子”的选项。

他让麦克雷把剩下的几个犯人全部铐在灯柱上留给警察处理,自己走到一边和莫里森严肃对峙:〖难道你想要孩子?〗

那边几乎秒回:〖是的。〗

〖这可不是什么ABO世界,杰克,两个男人不会有孩子。〗

〖你知道还有别的途径,比如领养。话说ABO是什么?〗

哦不,他可不想养一个和自己没半点血缘关系的小野种。莱耶斯回头看了一眼烂摊子,麦克雷已经收拾好了,此时他正靠在一辆西部之星上,同路过的妹子讲那老掉牙的左轮手枪与牛奶的黄色笑话。

〖一个杰西已经够我受的了。〗

〖我们可以从小收养,他一定会乖乖的。〗莫里森的语气仿佛在谈论养一只小猫小狗。

〖那你要操心的可就多了,比如确保他不会过早开始自慰,在四点二十抽查他有没有抽叶子②。〗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你会愁秃的杰克。〗

随后那边很久没回信息,也许莫里森正在镜子前打量自己的发际线——那一头金发已经有了发白稀疏的趋势,指挥官为此颇为烦恼。造型师没有一次不会在他上镜之前唠叨他的眼角有几条细纹一定没用眼霜、面颊发红应该补水、头发变少不容易定型了。杰克也无数次表示,自己才不要像那名乐于在每个人面前展示他穿了洞的乳头的造型师一样把自己整日淹没在护肤品中,但即便他矢口否认,莱耶斯也深知那像幽灵般纠缠着他的忧虑是什么——他不再年轻了,曾出现在大街小巷海报上的黄金男孩儿随着守望先锋的峥嵘岁月一起,一去不复返了。

通讯器在莱耶斯掌心震动起来,这一次莫里森回复道:〖你说得对,加比。我们还没做好准备。〗

任何糟糕的事一旦开始便不会轻易结束。第二次莫里森问他是否喜欢小孩儿时,他正在回程的飞行器上和麦克雷喝着刚从冷藏室里取出的冰啤酒庆祝任务胜利。

〖我以为上次已经说好了不要小孩儿的。〗啤酒灌到嘴里突然像马尿一样难喝,莫里森可真够扫兴的。

〖不,我只是说我们还没做好准备。〗

〖难道现在就准备好了?〗他咬牙切齿地打字,通讯器的屏幕都要被按碎了,〖你想知道我的答案吗?该死的,我讨厌小孩儿!他们就是一群进化高级的跳蚤,到处捣乱,吸干你的精力。〗

又是一段很长的空白时间,莱耶斯端起酒瓶一饮而尽。

“下午好~一切顺利吗?”莉娜从驾驶舱探出头来,在看到莱耶斯紧绷的脸时她不禁撇了撇嘴。

“看起来某人又和男朋友吵架了。”麦克雷伸长脖子去看他的通讯仪,却被对方狠狠地剜了一眼,“我看到了!你们准备要小孩儿了是吗?”

前面立刻传来莉娜的惊叫,她把飞行器调成自动驾驶,两下闪现到他们面前:“太棒了这是真的吗?英国许多男同志都开始要小孩儿了我认识好几对儿呢,需要他们传授一些经验吗?”

莱耶斯感觉自己的脸几乎凝固成了水泥:“谢谢不需要,我们还没决定……”

“孩子们虽然缠人,但他们会像碳火一样让你的生活会充满生机。你永远不会后悔要孩子的!”莉娜那双真诚的大眼睛试图说服他,要不是麦克雷及时插嘴,她可能就成功了。

“说得好像你有小孩儿似的,你连男朋友都没有。”或许画外音还有“你介不介意有一个男朋友”。

“噢!真无礼,杰西!”莉娜扬起带着雀斑的小脸,双手叉腰机灵地回击道,“但是我有女朋友,你有吗亲爱的?”

牛仔显然没料到撩妹不成反被嘲讽,他压低帽檐,嚼着雪茄的嘴里含糊地嘟囔着类似于“好姑娘都是百合”的句子,扭头看风景去了。

可是莱耶斯并没看到这段喜剧,因为他正盯着手里的小仪器出神,那上面的字母组成的句子令他心惊肉跳:〖如果我说,我们可以拥有一个有着我们基因的孩子呢?你会同意吗,加比?〗

〖今天安吉拉告诉我医学界已经可以在分子层面塑造胚胎了。理论上讲两个男人也可以,我们只需要提供……〗

莫里森接下来的叙述和飞行器引擎的轰隆声搅拌在一起——成了人脑自动过滤的垃圾——莱耶斯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几分钟后他们降落在基地停机坪,莱耶斯却并未立刻到指挥官办公室去汇报任务情况——他想在面对莫里森之前先去会会老朋友们。

他记得托比昂膝下育有许多儿女。

“不,不是工作上的事,我只是想来问问……”他与托比昂并不相熟,同时他没料到莱因哈特也在,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开口,“小孩儿好养吗?”

“哈哈!你和杰克终于想通了吗!”莱因哈特扯开他苍老的嗓子大笑起来,“我可真替你们高兴!基地里可以热闹一些了!”

“噢!你说热闹?他们就像一群小猴子,就知道把你辛辛苦苦造出来的东西搞坏。”武器专家用锤子敲打着莱因哈特盔甲上触目惊心的裂纹,怪不得他总习惯锁上实验室的门,“然后躲在墙角看你发现后气急败坏的表情偷笑。”

莱耶斯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他抱着胳臂冷哼道:“东西坏了需要修理,小兔崽子也是。”

瑞典老汉依旧板着一张被欠钱的脸,却用一种带有声讨的眼神瞪了他。“话虽这么说,但你不会舍得那样做的。”

“没错!别看托比嘴上总不饶人,当他面对孩子们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你真该见识一下。”莱因哈特说着便被托比昂不悦地瞥了一眼,“当你有了爱人或者孩子,你自然会变得焕然一新。真够神奇的不是吗?”

然而这位最年长的老战士眼中流露出一丝令人悲戚的神情,托比昂给他递来一大包抽纸,他推开并突然笑了起来:“我是体会不到啦!幸好现在还有布里吉特一路陪着我,圣诞夜可以和托比一家一起过。托比还说过他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

“哦得了吧,你知道这话有多容易让人误会……”托比昂还是把抽纸砸在了他身上。

“唔……你没有孩子,可以更加专心地工作,这是件好事。”莱耶斯希望这对莱因哈特可以是种安慰。

“是啊,我可以把生命全部寄托于世界和平之战上。可是每当我想象着未来的和平盛世又会非常……呃,迷茫。当我一生都在为之奋斗的目标达成之后,这把老骨头也没有用武之地了,呵呵……”

屋里的空气开始凝重地压在身上,莱耶斯低声谢过两位年长者后便匆匆离开,他不想在氛围变得太过沉重时为别人擦眼泪。

随后他又去茶室找到了安娜。说到育儿经,安娜绝对是个值得请教的前辈,她的女儿法芮尔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天使。

当莱耶斯提出那个有点难以启齿的问题时安娜举起茶杯的手明显停顿了一秒,不过这位精明的女士很快调整好神态——没问一句多余的问题——柔和地微笑着回答:“抚养孩子的感受?唔……大概是喜忧掺半吧。每当你注视着她的脸试图窥见她成长的微小痕迹时,那种喜悦只有为人父母才能感受到。然而下一个瞬间你又会突然忧虑起来——她是那么柔软脆弱,却要面对一个动荡不安的残酷世界。”

“我还记得刚生下法芮尔那会儿,产科大夫自以为是位滑稽大师,扭着脖子告诉我‘祝你们下次运气好一点,是女孩儿’我差一点杀了他。”哪怕是回忆一件厌烦事,安娜依然带着那份云淡风轻,“不过在他们将她全身擦干净,裹上白色毛毯交给我后,我的怒气立即烟消云散。”

傍晚的斜阳正透过窗子倾泻进来,为她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令这位身经百战的狙击手有了慈母的安详:“法芮尔是我的太阳,我的生命之光。拥有她是我此生最幸运的事。”

在莱耶斯将近五十年的人生里他最痛恨做抉择。事实上他很少抉择。果敢,或者说独断专行是他最大的优点,也是最令莫里森头痛的特点。莫里森为守望先锋做每个选择时都像搞微雕,于是莱耶斯经常未经批准便指挥暗影干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显然,事先请教同事们只会扰乱他的判断。现在成为微雕艺术家的人反而是他了。

莱耶斯在指挥部大楼外一圈圈地踱着步,任何躺在他面前水泥地上的石子和易拉罐都被一脚踢开。也许莫里森老糊涂了,以为抚养孩子就像对着镜头微笑并说“等待是种美德”③一样简单。可实际上那包含着无休止的哭闹、24小时的监护和臭烘烘的纸尿布,那些青春叛逆期的一大堆屁事就更不用提了。

拿莱耶斯自己来说,如果给他小时候干过的坏事做个“恶劣指数排行榜”,把肥胖的男同学赤身裸体地扔到座无虚席的篮球赛场④都登不上前十。

可纵使他惹尽麻烦,父母对他的爱也丝毫不减。他们供他读了最好的军校,并在他决定加入士兵强化计划后告诉他,无论今后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永远欢迎他回家。

真够神奇的不是吗?那全心全意的爱和爱情不同,又比自爱略胜一筹。它能强大到改变人的习性,让闹哄哄的小麻烦成为你的第二轮太阳。

莱耶斯在基地侧门的阶梯上坐了下来。身在夜空之下,仿佛隐藏在这些回忆与感情背后的奥秘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暴露。他怀抱一股由此而生的崇敬与静肃,望着天幕中那轮从云层中出世的圆月。

口袋里的通讯器响得很是时候,就在他要做出最后的抉择时。瞬间,莫里森质问的声音仿佛山洪般从话筒中喷涌而出:“加布里尔·莱耶斯,你在哪里?”

“我在处理一些事情,晚些回来。”

“暗影守望的任务已经结束了,我刚刚在休息室遇到了麦克雷,他说你一下飞机就独自离开了。”指挥官在此停顿了两秒,这或许出于领袖的演讲习惯,又或者他在给莱耶斯一个主动认错的机会,“你去哪了?”

“哦,如果你想让我回去做任务报告的话恐怕还得等上一会儿,因为我这儿没有传送门。”独自散步带来的惬意被一扫而光。有股无名火从腹腔中燃起,让他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对方的不依不饶无疑火上浇油:“至少你能在电话里解释清楚,为何擅自行动……”

“杰克·莫里森!该死的,我不过去了一趟武器研究部和茶室!你简直像个得了产前综合征的娘们儿!”

莱耶斯等待着莫里森一浪高过一浪的斥责,正如每次暗影守望脱离指挥时他们会做的——争吵,干架,再发展成一场泄愤似的粗暴性爱,最后两人穿好衣服决心不再提起。然而这次,电话那端传来一声深长的呼吸,随后莫里森语音缓慢地说道:“十分钟,你知道该到哪来找我。”

指挥官穿着深蓝色纯棉浴袍为莱耶斯开了门,他脸上的每道皱纹中都带着一天辛劳所留下的疲惫。哪怕在卧室,他的床头柜上也铺着厚厚的文件夹。

“我想我们不用兜圈子了。”莫里森说。

“任务报告?”

“不,另一件事。”

“哦,当然。”莱耶斯没有回应他迫切的目光,他不敢想象自己若是注视着他会产生什么后果,“不过在我表态之前需要先知道你的理由。”

“因为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早到了拥有后代的年龄。”莫里森回答得不假思索。

“还有呢?我想深谋远虑的指挥官大人一定有更长远的考虑。”

莫里森没答话,而仅仅用一种令他火大的眼神望着他,仿佛在他的头脑中正发生着一场激烈的内心博弈。

“还记得伦敦那场行动吗?”他终于开口,“我们差点错过了最佳营救时间。如果不是莉娜说服了我,恐怕今天我就要坐在办公室里哀悼伦敦死去的人质了。”

“也是从那时起我发现自己彻底老了。我开始忘记守望先锋的初衷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好,当危机爆发时我在考虑的是公关危机和舆论。”他在床边重重地坐下,双目低垂,似乎在陈述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也许长年坐在守望先锋一把手的位置让我开始麻木,就像……年轻时驱使我战斗的信念正在熄灭。”

“所以我想,或许后代可以成为警醒,让我时刻记着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他们一个没有战乱的世界,和一个光明的未来……”

一阵漫长的沉默。莫里森望着窗帘的流苏在夜风吹拂下轻缓地摇摆,他扭头看向莱耶斯,对方别开视线耸耸肩。

“你希望孩子成为自己、甚至守望先锋的救赎?你的高瞻远瞩和克己奉公令人叹服。”

莫里森低下头,手指绞在一起。莱耶斯抱起双臂斜瞅向窗外,假装成一副无动于衷状:“非常可惜,我恐怕得拒绝……”

“还有一个原因!”再次抬头时莫里森双眼有些发红,他站起身直视着莱耶斯的双眼,深邃的眼窝中盛满蓄势待发的海浪——

“我们无法继续僵持了,加比。我们之间需要一条更加牢固的纽带。”他掌心贴住莱耶斯的脸颊,将两人的额头抵在一起,“我知道这么说很自私,但这才是真相……加布里尔,太多年了,我们什么都试过了。也许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真的累了。”

一阵风掀起了窗帘的一角,那格外夺目而洁白的月光,正照进现实的无奈和欲言又止。莱耶斯赫然意识到,每一次莫里森忧虑地站在镜子前时所缅怀的不只是自己浓密的金发和守望先锋的辉煌,更多的,还有他与莱耶斯唇齿相依的冷暖岁月。

他默不作声,只是环抱住莫里森亲吻了他的嘴唇。他感到对方深深叹了口气,几不可闻地回应亲吻。随后他们跌进床垫任由衣物散落在地板上。他俩都未出一声,莱耶斯在黑暗中低头注视着与自己相缠多年的爱人——在他的双目之中,含着未被欲望遮掩、深切而又难以平复的哀伤。

今年东海岸的平安夜下了雨。

死神置身中央大道旁一条最黑暗的小巷里,他刚刚中了几枪,虽不致命但也得让他在大雨中耽搁一阵了。

他孤身一人,身上散发出战火与死亡的味道,在节日的喜悦氛围中仿佛一个污点。街对面的饰品店中走出一家三口,父亲撑起伞,与母亲一起将孩子拥在中央。男人亲吻了女人的额头,他们三人相拥相伴着消失在道路另一端。

死神低下头,白骨面具上流下一道黑色的血痕和滂沱大雨混合在一起。

【END】

“又在想法芮尔了?”

狙击手坐在窗边回头微笑,她的一只独眼中流露出疲劳和无奈:“是啊,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她。”

“我猜她正在加拿大,和她父亲一起吃晚餐。”

无声地叹气,这是他们被全世界通缉后最常做的事。安娜看到士兵76手里受潮发皱的老照片,她再度叹息。

“我们大多数人都无法和相爱的人厮守一生。”她遗憾地摇摇头。

“会的,安娜。”士兵将相框倒扣在桌上,目光越过窗棂直飞到遥远的地平线。七年以来,太阳仿佛再也没有升起。

“会的,只是天各一方。”⑤

【True·END】

【注释】
①《蜘蛛侠:英雄归来》中美国队长为中学生们拍摄的那种小短片。
②420是世界大麻文化的重要元素,许多人会选择在下午四点二十抽大麻。
③同样是美队的梗。XD
④出自《乌龙特工》
⑤对话出自《疑犯追踪》

P.S.第一篇R76,拖了很久。受文笔所限,许多地方的表达感觉并不到位,效果也打了折扣。灵感来源于某位朋友和他男票的日常,但我在里面加入了很多自己的观点。

文章的题目直接取自池莉的中长篇小说《太阳出世》,大概讲了一对混混夫妻是如何因为孩子的诞生而改过自新。创作时我习惯与文中的人物感同身受,所以为了写这个题材我特地和父母谈了“孩子”的问题。(果然和长辈认真地谈谈人生充满了教育意义!)

如果你看到了最后,非常感谢你的耐心!【鞠躬】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