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微博:天唱魔音_拆机办主任
AO3:WilliaminaZ
【变形金刚】至死不渝的补厨、蜂厨,主食威补、警蜂、补蜂、擎蜂
【DC】淡圈中,主食Halbarry、kylewally、超蝙

[TF拟人·威擎蜂]争蜂吃醋【1】

※健身房日常向,哲学梗注意
※警告:两攻一受三角恋!有私设,其他CP涉及
※本章简介:震惊!退役角斗之王频繁骚扰图书管理员竟是因为……

————————

图书管理员先生擎天柱最近遇到了麻烦,他在健身房被一个叫威震天的家伙缠上了。

事情的起因是他俩在健身高峰期盯上了最后一块25kg的杠铃片……不对,明明是擎天柱先拿的,威震天非说是他先看见的所以铁片归他。擎天柱想找路人们评理,然而大家一见是威震天便纷纷选择低头吃瓜。本着不向黑恶势力低头的原则他决定用自己广博的知识与无疆的大爱感化对方,然而威震天不听,把背心一撕就要干架。

好巧不巧这个时候大黄蜂来了,直接无视两人剑拔弩张的气势,开开心心地跟擎天柱打招呼。

威震天盯着从发色到运动装都是一身金黄的大黄蜂足足两秒,蓄满力的拳头竟然放下了,然后他问擎天柱:“你儿子?”

“不关你事。”当时擎天柱就怕威震天想伤害大黄蜂,便一把将人揽到身后。这一揽可好,今后的闹剧全部由此而生。

威震天又眯起眼睛看了状况外的大黄蜂,突然意味不明地“嘿嘿”一笑,给擎天柱甩下一句“长得不像你”就走了。

就这么走了……

“大哥!”待威震天彻底走远后大黄蜂一把扯住擎天柱的衣服开始大叫,“那是威震天诶!卡隆的角斗冠军!你俩什么时候认识的竟然不告诉我!”

“威震天?”经他这么一说擎天柱这才反应过来,怪不得看他眼熟呢。上个月威震天宣布退役的消息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粉丝齐声哀悼,擎天柱朋友圈里的学生们每天都在用“All hail Megatron”刷屏,他想不认识威震天都不可能。两星期后群众的头脑好不容易冷却下来,不料又一记新闻重磅来袭——威震天成为某健身房外聘搏击教练兼形象代言——好像……就是这家。于是从那天起,每天都有脑残粉前来办卡妄图一窥威震天真容,于是每天人都多到抢不着储物柜……

可以说威震天从多个方面影响了他的生活,所以擎天柱对他的好感度很低。现在大黄蜂已经兴奋得找不着北了,他阴沉着脸把小伙子赶去上瑜伽课,再回来时,那块到手的杠铃片不知又被哪位渔翁得利了。

第二天擎天柱下班后直接去了健身房,一是希望错开高峰期,二是不想撞上威震天。他没告诉大黄蜂,估计他回家后要生气被放鸽子了。

“今天真早啊,擎天柱。”一推开更衣室的门就见威震天端坐在长凳上一副恭候多时的架子,他脸上和煦的微笑和一身纠结的肌肉配在一起显得非常违和。擎天柱不搭腔,径直锁好东西出去锻炼。

然而整个训练过程威震天都粘着他,还不断家长里短地跟他唠嗑。

“擎天柱,你是哪里人?”“我也是个塞伯坦人,所以我们是老乡。出了塞伯坦都是老乡。”“声波说你几乎天天来,以后要不要一起练啊?”“今天那小孩儿没跟你一起来啊?”

突然的关心让擎天柱心中警觉,他匆匆结束训练连澡都没敢冲就走了。

接下来的每一天他都遭受着威震天的骚扰。什么你胸肌练得真不错让我摸摸,你去练腿吧我给你摇粉,待会儿练完了要不要帮你擦背。他甚至开始怀疑威震天是不是喜欢自己,直到……

“大黄蜂虽然长得不像你,矮了点,其实脸蛋儿挺好看的。”威震天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他这个年纪还能长。我看他每次来只上瑜伽课,这可不行。青少年就该多做些对抗运动,比如角斗、搏击,其实摔跤也行。”

“咣”擎天柱猛的把横杠推回卧推架,他终于沉不住气了:“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跟你聊天。”

“一周以来我每天都在拒绝你。而且,这已经是你第86次旁敲侧击地向我提大黄蜂了,你有什么目的?”

“没别的意思,就是想从专业角度给你这个当家长的一些建议。”角斗之王又露出温柔到违和的笑容,“正好我手里有五节搏击免费体验课,要不要给你儿子上两节?”

闹了半天是想卖课,而且这其中的误会还不少。擎天柱忍住哭笑不得的表情耐心解释:“第一,我习惯了一个人训练,多谢你的热情;第二,大黄蜂已经成年了,他有自己的选择;第三,他不是我儿子。”

“不是儿子?”威震天惊讶,“可你们几乎每天都同进同出。”

“我们住在一起。”擎天柱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道。

结果此话一出威震天立刻来了个过山车大变脸。他用那双令人生畏的红眸子瞪了擎天柱,随后毫不客气地推开他,径直回休息室去了。

“大哥啊,你跟威震天怎么样了?”吃晚饭的时候大黄蜂凑到擎天柱面前神神秘秘地说,“我觉得他挺喜欢你的。”

他把大黄蜂按回原位淡淡地答道:“他只不过想卖课,接近并讨好客户是销售手段,今天我已经彻底摆脱掉他了。”

“威震天才不需要讨好别人卖课呢,人家不缺钱。”小个子抱起手臂开始教训擎天柱了,“大哥你得有些娱乐精神多交些朋友,你看看你,都奔五了还孑然一身呢!”

“我才三十……”

“三十又怎样?还不是没女朋友。”

“……”擎天柱不回话了,却又不得不大承认黄蜂说得没错——他不是个很喜欢社交的人,虽然他有“能与任何生命体相敬如宾”的能力,但是谈得上要好的几乎没有……

其实还是有两个的,救护车和大黄蜂。

他与救护车是十年的老相识了。早些年擎天柱由于本身190的身高和长时间伏案的不良坐姿使他饱受脊柱侧弯折磨,是救护车帮了他。如今擎天柱健身十年如一日,每周都会去救护车的骨科诊所做一次脊柱检查,一来二去两人自然成了朋友。

说到大黄蜂,这故事就比较复杂了……

擎天柱表面上身在图书管理员的位置,其实却是馆长,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图书馆。有天早晨他照常先打开办公室的门,却看到角落里堆着一坨被子褥子衣服。他的第一反应是乞丐,结果大黄蜂从衣服堆里冒出头,慌里慌张地抱住擎天柱求他别通知校长。

大黄蜂解释说他是赛博坦大学的大一学生,因为多次夜不归宿看演唱会、角斗赛、飙车,被学校停宿了。他没有地方住,只能卷铺盖藏在图书馆。他还补充说擎天柱的办公室最干净最暖和。

擎天柱是认识这个孩子的,看得出来他熊归熊,学习还是很刻苦的,经常来图书馆的学生擎天柱都记得。而且大黄蜂每次都会同他打招呼所以印象格外深刻。

在男孩声泪俱下的请求下擎天柱心一软答应了让他暂住自己家。

结果这一答应简直是引狼入室。这小子拖欠房租不说,还偷喝他的蛋白粉!经常很晚不回家也不接电话,有时直接关机!擎天柱感觉自己活成了一个奶爸,养的还是最不听话的小孩。

把自己从回忆中拉回来,他看到大黄蜂正坐在对面为自己刚才的伶牙俐齿沾沾自喜。擎天柱叉起盘子里的一大块西蓝花塞进他嘴里堵住了那张爱说俏皮话的嘴。

“听话,多吃西蓝花能长个儿。”

这边厢威震天坐在餐桌前耐心地等待服务生上菜,实际上心里正翻江倒海地发生着感情巨变。

他喜欢大黄蜂的事在健身房职员之间早就不是秘密了。每当大黄蜂来健身,屁股上就会全程粘着两道猥琐的视线,貌似除了一心锻炼的擎天柱外所有人都能看见。

大黄蜂最爱上风刃的瑜伽课,所以威震天强硬地要求风刃每节课后为他提供大黄蜂的瑜伽照,最好是露脸的,如果有屁股更好。无奈之下风刃只好节节课偷拍大黄蜂,最后有个站在第一排的姑娘直接跑来问她:“老师你是不是喜欢大黄蜂,为什么总拍他?”

“我不是我没有……”

“我注意到你最喜欢在下犬式和站姿前屈的时候从后面拍他。难不成老师你……”姑娘把后半句话咽回去了,但风刃知道她想说的是“变态”。

那是她最后一次给威震天传照片,还附赠了自己对于此事的担忧。

“我认为你在试探违法的边缘,威震天。”

“赛博坦又没有思想罪,意淫不犯法。”

“他可是个孩子!也许还没成年!”

“这我不着急,他早晚会成年的。”

其实,威震天也为那天如同青春期般的触电烦恼过——为什么是个男孩子?为什么是个未成年?为什么是个有位护犊子老爹的小孩?

可是爱情来了就像龙卷风,顷刻间把威震天脑袋里本就不多的法律道德底线吹到九霄之外。未成年就未成年,护犊子就护犊子,他决定从接近擎天柱开始,从他嘴里榨出有关大黄蜂的信息,同时忽悠他给儿子报搏击课,这样他就有了可乘之……不,是有了天假良缘。

但是擎天柱人如其名,他一脚不移地竖在威震天和大黄蜂之间,不光不理他,还在他想靠近大黄蜂时瞪他。好几次红蜘蛛用不怕死的语气笑他:“想当儿婿,人家还不要呢!”然后就被拉进更衣室,进行了一场单方面的“摔跤”。

但是今天威震天得知大黄蜂原来已经成年!那一瞬间他感到竖在求蜂之路上的高墙轰隆一声倒了,秀色可餐的小蜜蜂唾手可得。然而转念一想,擎天柱不是大黄蜂的父亲但他俩住在一起,而且那种护短可不像普通室友,所以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刚倒下的墙又duang地砸了回来,威震天恨不得立刻把擎天柱从世界上蒸发掉。

他拿起刀叉开始吃饭,一低头发现红蜘蛛正在偷吃他的鸡胸肉。他一把捞过红蜘蛛的盘子把沙拉全部倒进自己盘里,恶狠狠地切碎牛油果仿佛那是擎天柱的脖子。

要知道这世上还没有他威震天得不到的东西。

可能真是老天有眼吧,第二天大黄蜂就自己来了。今天没有瑜伽课,男孩站在眼花缭乱的器械前有点不知所措。

威震天守在电梯门前盯了好久也没见擎天柱跟来,便喷上特制古龙香水、套上短袖、踏着深沉稳健的步伐走进健身区。

香水是声波的男友震荡波研发的新产品,与汗液混合后香气更浓,有增强男子气概的效果;据红蜘蛛说,穿短袖比吊带更稳重,威震天今天姑且信他一次;不过最重要的一点是,男人要神秘。

在经过大黄蜂身边时他故作漫不经心地说:“发带很酷,小子。”还用大手略微施力地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继续踏着王者般的步伐走了。

真男人从不回头。

大黄蜂先是一愣,随后圆圆的眼睛里流露出激动和惊喜,他低头假装看哑铃,实际上在偷着笑。

威震天透过镜子把他的小动作全看在眼里。果不其然,几乎所有青少年都是他的迷弟(迷妹)。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成功的可能性又上升了一个指数级,他高兴地往杠子上多加了一片铁坨。

图书馆新入了大批书籍,擎天柱需要加班整理分类并输入信息,所以今天就让大黄蜂一个人去了健身房。他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男孩儿照常没有早睡,不仅如此,还神采奕奕地拉着他说,自己在健身房交到好运了。

桃花运?擎天柱猜想。他仔细看了眼满面春风的大黄蜂,是桃花运没跑了。

“我正在挑哑铃的时候威震天过来了。”他边说边手舞足蹈地比划着,“你猜怎么着?他竟然摸了我的头还跟我说……”

“他跟你说什么了?”没想到擎天柱身边的气压瞬间低了下来。

“就……说我发带很好看。大哥你别这样怪吓人的!”

“哦,抱歉。”他感到自己反应有些过激,捏捏眼角调整好语气,一定是疲劳让他过度紧张了,“这个人出身不单纯,我建议你还是和他保持距离为妙。”

然后擎天柱伸出手去,迟疑了片刻,还是将手掌落在大黄蜂头顶,轻轻揉乱他的金发。

“去睡觉吧,Bee。晚安。”

大黄蜂回到自己的卧室,他摸着自己被两个人抚摸过的头顶感到十分费解。也许大哥和威震天之间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过节?他默默地想,大人的世界真复杂……

【TBC】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