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MTMTE·威补]成长的烦恼【1】(生贺)

※CP:主威补,涉及救漂、刹荣、飙板、盾条
※分级:PG-13
※警告:小火种OC,恶搞向傻白甜,私设如山
※简介:突然降生的小火种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补天士很高兴他多了个忠实的小跟班兼玩伴(←重点),但威震天却感到一颗灾星正在冉冉升起。

※祝大家新年快乐!🎉希望寻光号上的大家都好好地活着。

————————

如果把疼痛分为12个等级,那么分离小火种的痛一定是13级……

补天士全然不记得自己在那漫长难熬的3个循环里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只记得急救员把掌上明珠般的小火种捧到他面前,无比欢喜地对他说:“恭喜,是颗绿火种。”然后他就累下线了。

几个循环后他听着救护车的牢骚上线。

补天士稍微扩大音频接收范围,听到门外吵闹一片,其中诺帝卡的声音格外明显,她请求救护车让她看一眼刚出世的奇迹,她想写一篇五千字的贺文来纪念这一天。

“不行!都给我出去!这里不是博物馆,你们都没见过火种吗?!”救护车强行关上门,“出生得真是时候,我还想趁寻光节给自己放个假呢。”

昨晚补天士被送来的时候救护车正准备收摊充电,他可没有年轻机的精力嗨一晚上,就为了一个寻光节。据刹车和背离说补天士突然从舞台上滚了下来,当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舰长新创的哪门子舞步时,他开始捂着胸口大声呻吟。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补天士的火种舱里有两个火种频率!一快一慢,一强一弱,就连救护车都不禁感叹:“元始天尊显灵了!”

这个小火种已经存在一年了,但补天士总是以各种借口回避体检所以一直没被发现。这一年来的垃圾食品、勾兑能量酒,还有补天士翻着跟头上舰桥、在房梁上倒挂金钟之类的行经……小火种还能活到出生真是奇迹中的奇迹。

“咱们能换个方式么……”他瞅着对准火种的光子切割枪说。

“恐怕不行。”救护车说,“听着救护员的口令换气,如果你不配合咱们可能要拉长战线。”

“老威!老威帮帮我……”补天士抓住威震天的手腕使劲摇晃,而对方仅拍拍他的手背表示爱莫能助。

惊心动魄的3循环,简直能载入临床医学史册。在那之后的许多个星期里寻光号上都有这样的传言——补天士在生小火种时咬着威震天的腕甲破口大骂:“威震天你个炉渣!都怪你!都怪你!”

所幸补天士没有芯思理会,如今他要花上大量时间在医疗室里,用自己的火种磁场为引激活小火种生长。天尊啊他浑身的零件都像被撕开过……生崽儿的是他,养崽儿的也是他,为什么威震天就舒舒服服不用负责!

“事实证明,你的火种磁场更加适合它,因为你们毕竟共生了一年。”速率如是说,“等它长好机体你就能解放了,赞美伟大的母亲!”

……补天士趴在培养台前继续看那个半埋进活性有机金属里的小家伙,说起来这些金属还是小诸葛贡献出来的,他从月卫一上把那颗绿火种和包裹它的金属一起装进了他的公文包。想想也有趣,那颗火种后来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威震天,而它的培养层金属反而成了他后代的一部分。

全船的机都削尖了脑袋想进医疗室看一眼塞星史上的奇迹火种,但是每当他们迎上救护车绷紧的面甲就望而却步了。只有漂移是个例外……别问为什么。

“赞美天尊!”他挤开正在休息的死党,扑到半成型的原生体跟前,“你和威震天被元始天尊赐福了!是我无数个日夜的祈祷应验了!”

救护车立刻敲了他一扳手:“胡说八道!感知器已经得出初步结论了,当他们火种融合时量子飞船的背景辐射让CNA产生了次生重组,补天士机体内过剩的能量给它提供了生长条件。”

“你是怎么把感知器的话精简成一句的?”补天士说,“虽然我还是听不懂。”

“根本没有什么赐福,你们只是运气有点好罢了。”老医生冷冷地说。

“别看他嘴上这么说,其实他高兴着呢。”漂移凑到补天士接收器旁说道,“那么你感觉如何?有没有期待或者喜出望外?”

补天士拨弄着已经长出突触连接的原生体:“我感到恐慌。”

“你在开玩笑对吧?打了400万年的仗后你他渣的竟然为这种事儿慌?”

“拜托!抚养一个后代意味着会有一个拖油瓶每天跟在你后面要抱抱、要亲亲、跟你抢能量块,我在地球那会儿看得清清楚楚……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敢打赌威震天也很恐慌。”

“……我就说你们被赐福了。”

“哦你闭嘴吧……”

近几日寻光号上再难见到补天士和威震天,流言又开始兴风作浪,背离记的每个人都说补天士每天给小火种充能需要大量能量供给,威震天被他吸在充电床上一连翘掉了好几次舰长会议,通天晓对此颇为恼火。

凡是从背离记传来的消息80%都是假的,这是常识,威震天不过是每天都在办公室里阅读发条提供的《育儿宝典》,因为他知道补天士绝对不会看,看了也会被他九曲十八弯的脑回路转化成奇奇gaygay的东西,到头来教坏了幼生体。

威震天一向走一步看十步,仅仅过了两周,他已经为幼生体制定了未来三年的学习计划。

这真是个烧脑的活儿,他完全是在摸黑走夜路,这是一次前无古人也许后无来者的尝试,没有任何意见可以寻求,这本宝典也是有机体编写的。一想到这个他就处理器生疼……自己为什么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生命瞻前顾后?

“威震天!”补天士不敲门直接冲了进来,“快来医疗室!这回你一定要看看!”

“这回它长出了什么?输出管?”他被小自己两号的伴侣硬拉着出了门,“你的火种舱还敞着呢。”

然而补天士回过头喜形于色地说:“你都说错了,不是‘它’,是‘她’!”

她?

这回威震天真有点恐慌了。

深层编码仍在继续,机身还有许多细节没有长好,略微纤细的肢体显示出女性机的特征。
幼生体已经长出了银白色的外甲,背后的整流翼、上翘的角徽和胸甲呈现出金色,却在某些细小的关节处染有大红。

“我还指望她能再长大一点儿。”威震天捧起幼生体,她堪堪达到他一个手掌的长度,又上下掂了掂,很轻。她的手腕与小腿上有四个稚嫩的小轮子,已经足以看出载具形态会是辆跑车。

“嘿嘿嘿注意轻拿轻放。”补天士接过幼生体放进臂弯里,打开火种舱继续提供生长动力,“看看她多像我,一辆酷炫的小跑车!嚯!以后不知会有多少机拜倒在她的轮胎下。”

感应到了熟悉的火种磁场,幼生体哼哼着把光学镜睁开了一个缝,威震天立刻笑了:“她的光学镜像我,是红色。”

“老威头,我想我们该给她取个名字了。”补天士说。

威震天和补天士在取名问题上争执不休,还差点大打出手。补天士想取名“补天士二号”,但威震天提醒他,那不光超过了三个音节而且很像某种改良版的补天球,他希望以“悦音”命名,以纪念被铁甲龙踏平的悦音城。然而补天士跳起来说这和你那群用地名自称的疯狗队有什么区别……

讨论无果后他们最终决定向全船成员征集名字。

通天晓滤过了所有存在自造词、不雅词汇和不符合拼写规律的名字后,拿到手里的征集结果依然令机脑模块疼。

旋刃:“叫‘超时空霹雳无敌美少女’,你们可别跪下来谢我。”

狂飙:“我和挡板在旋刃的基础上做了改动,‘霹雳娇娃’应该不错。”

背离:“来问我可真是找对人了!我看完了地球所有的情景喜剧,那些高雅的、搞笑的、悲伤的、生僻的名字全都刻在我的脑回路里呢!只要你们开口,我随时可以……(此处省略100字)”

漂移:“名字也可以用来纪念故人……叫飞翼行吗?”

刹车:“呃……小眉毛?”

荣格:“没什么主意,但我坚决反对刹车!”

全船有二百多个起名废,这个事实令机垂泪。最后是诺帝卡敲开舰长室的门结束了这场争执。

“‘弥赛娅’。”渊博的阅读者光镜中闪烁着真诚并憧憬的光芒,“原词是‘弥赛亚’,在地球人的圣经里寓意着新生的救世主,代表希望。”

两位舰长沉默了一会儿,他们对视一眼,默默达成共识。

补天士勾起嘴角:“酷。”

“被上帝选中的新生儿”弥赛娅在一个星期后离开了培养台。她几乎完全长好了,但还是离不开补天士,医生们说这是一种对母体火种的短暂依赖状态,会在一年左右消除。

救护员为补天士配了一副前挎带,可以把幼生体挂在胸前解放出双手。威震天表示他也想要一个,为了“尽一个父亲的责任”,同时给补天士分担一些辛苦,但这些全都被小舰长干脆地拒绝了。

“离我的火种太远她会闹的。”嬉皮笑脸的补天士让威震天严重怀疑他的可靠性,“再说,你不觉得胸前挂着一个热乎乎的小铁块很酷吗?”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知道你对‘酷’的界定是什么,总之带着她时绝对不许胡闹。”威震天本来想指着他的胸口,但弥赛娅趴在那里,于是没了手势的命令在气势上大打折扣。

补天士给他敬了一个稀里糊涂的军礼,便连跑带跳地离开了办公室。当门在身后关上时,补天士用食指戳戳弥赛娅的面甲,被她一口咬住并用还没长齐的牙嚼啊嚼。

“快点长大吧,小家伙。这样咱就能一起对付老威头了~”

威震天问救护车弥赛娅何时才能学会说话,因为两个月过去了她大多数时候都在休眠,也只能发出没有意义的音节,他担心幼生体的脑模块是否存在某些隐疾。

救护车瞄了他一眼嫌他大惊小怪:“快着呢,她以后还能跟你吵架呢。”

果然没多久幼生体就张口了,补天士听到的是“妈”,威震天听到的是他名字的开头音节“Me”。紧接着,弥赛娅也会走路了,补天士高兴得在背离记开了个派对,并很慷慨地让漂移包下了全部酒水钱。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开心。”当补天士在舞池中尽情晃动四肢时漂移说,“你可是说过不想被一个拖油瓶要亲亲、要抱抱的。”

补天士正全身心投入在自己酷炫的舞步中,他芯不在焉地回答:“哦我说过吗?你一定信息潜移了。”

“那么我再重新问一次:你感觉如何?”

“高兴、开心、喜出望外!我都迫不及待想看她长大后的样子了!”

“你把她交给威震天了吗?”从来这儿起补天士就是空着手的。

补天士揽着死党的肩膀把他带进眼花缭乱的灯光下:“不是威震天,我把她交给可靠的人看管了,绝对可靠。来吧漂移,辛苦照顾她那么久,今天我想给自己放个假!”

剑士随着音乐舞动起来,他笑着用手肘怼了补天士的腰甲:“你真是个可敬的好家长!”

与此同时背离记稍微安静的一个角落里……

“补天士是个糟透了的母亲!”小诸葛掰着能量糖说。

“别这么说,小诸。”诺帝卡开心地给弥赛娅喂碎能量软糖,“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像这样着抱她!”

“你不觉得补天士小队变成‘补天士保姆小队’了吗?我的天才双手可不是用来掰糖块儿的!”

“附议。”夜巡心不在焉地搅拌着稀释能量,“照顾幼生体是我这辈子经历的最无聊的事。”

“呃……各位。她是不是要哭了?”刹车说,他看到弥赛娅开始到处寻找补天士,嘴角不停地向下撇。

小诸葛自信十足地说:“不会,我的‘幼生体防哭警报’一点动静都没有。”

夜巡:“我不明白,她明明已经独立了,为什么还缠着补天士?”

“这是一种正常的心理依赖。”一直藏在喧闹的音乐中的荣格说,“这种现象不光存在于幼生体中,当两个共事已久的机体突然分开,也会出现一定程度的焦虑与不习惯。”

“哦!比如你一眼看不见刹车就会开始擦眼镜?”小诸葛比了个手枪的手势点了点他的脑门儿。

“这不一样……”荣格不由自主地往刹车的方向挪了挪,而刹车此时正在和诺帝卡探讨如何正确地抱幼生体……看上去这回超级学习者也有了学不会的东西。

小家伙好几次冲着路过的带有红色涂装的机伸手叫妈妈,补天士小队耐着性子哄着她,等补天士玩够了回来认领自己的崽子。可是他们一直等到音乐变缓、人群渐稀也没能盼来补天士,背离收拾着杯子告诉他们,舰长从舞池里出来后喝了5杯噩梦燃情又补了两口欲望之鞭,醉得天旋地转后爬着回舱室了。

“我想说脏话,现在可以说脏话对吧?”夜巡向同伴征求意见。

当他们正准备把弥赛娅送到补天士的舱室时威震天踏入了背离记,弥赛娅看到他后终于如释重负地嚎啕大哭起来,与此同时小诸葛的“幼生体防哭警报”发出马后炮般的警铃。

“感谢你们帮我照看她。”威震天接过哭花了的小家伙说,“同时我为补天士的不负责行为向你们表示歉意,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

“我很好奇他会怎么惩罚补天士?”夜巡望着威震天走远的背影说。

刹车默默看了他一眼:“‘惩♂罚’俩字中间的停顿还不够说明问题吗?”

诺帝卡:“打他?”

小诸葛:“你看他明天的走路姿势就懂了。”

【TBC】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