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微博:天唱魔音_拆机办主任
AO3:WilliaminaZ
【变形金刚】至死不渝的补厨、蜂厨,主食威补、警蜂、补蜂、擎蜂
【DC】淡圈中,主食Halbarry、kylewally、超蝙

[MTMTE·威补]成长的烦恼(2)

第一章


※CP:主威补,涉及救漂、盾条、飙板 ※分级:PG-13 ※警告:小火种OC,恶搞向傻白甜,私设如山 ※简介:补天士很高兴他多了个忠实的小跟班兼玩伴(←重点),但威震天却感到一颗灾星正在冉冉升起。学会走路的幼生体开始表达父母的遗传编码,她闯了一些祸。


※打算让幼生体长快一点,上一篇是婴幼儿,那这一篇就是童年期。 ※3.8妇女节快乐😝


————————


到了弥赛娅的一周年诞生日那天——也就是第二个寻光节——她已经长全了所有零件与外装甲,还可以下地到处跑了。


也正是从那天起性格代码开始发挥作用。


补天士最喜欢骄傲地描述一件事,还会特地加上许多细节:“你知道吗?那年寻光节她徒手拆了机器狗的窝,当时她连后挡板都没长好呢!”


机器狗跑到“魅影”安了家并发誓再也不回去,要不是看在威震天的面子上她的小脸早就被挠得亲妈都认不出来了。


对于这个问题,补天士一口咬定威震天把含有霸天虎的暴力编码传给了弥赛娅,他当然没告诉威震天,这是给漂移讲的。漂移说不能这样盖棺定论,机是会变的,而补天士用铁签挑着杯里的松脆齿轮闷声说,一日为霸天虎,终生为霸天虎,连火种盖儿都被刻章了,暴君代码是几百万年都洗不掉的。漂移痛心疾首地说自己受到了冒犯,他当然没有告诉补天士,这是给救护车讲的。


如今已经不满足于呆在补天士胸前的“育儿袋”里了,她总是扑腾着双腿想要跑一跑,而补天士也十分乐意放她下来,并非常心大地任她跑出自己的视线。


蓝霹雳看着不断往杯架上爬的幼生体,沁着冷凝液问补天士真的不看看自己的娃么?舰长大气地一挥手说,咱们这些人什么时候死透过?


“咣!”挂满玻璃制品的架子砸到了地上,背离每天都要擦上几百遍的宝贝酒杯和他的芯一起碎成了末末。


酒吧里的所有机都停止交谈,伸着脖子看向声源,离得近的几个已经冲过去了,只有补天士稳如泰山地喝着小酒向大家摆手,没事没事。


“妈咪……”幼生体忍着哭趴在架子下面眨巴眼儿。


机器狗和玻璃杯的悲剧只是序幕,没过几天补天士就尝到了不负责的苦果——合金盾带着发条,狂飙带着挡板一起登门告状,控诉弥赛娅抓伤了他们的小个子伴侣。


“不可能,我不信!”补天士低头看看两个迷你金刚面罩和头雕上深深浅浅的不规则划痕,“你们确定不是机器狗?”


“确定不是,机器狗通情达理。”狂飙阴沉着脸说。


合金盾怜惜地抚摸着发条身上的划痕,抬头面对补天士就立刻换了张面甲:“管好你的小跟屁虫,让威震天给她找点事情做!叫她知道寻光号不是可以放肆的地方!”


“呃,这……”小舰长扣着头雕很为难,他知道狂飙和合金盾都是护短心切的主,但“低头认错”不在他的程序里……而且原则上讲也不是他犯了错,“咳,你们可以找救护车补补漆……叫他用最好的漆,舰长报销。”


两对儿伴侣勉强接受了补偿,补天士在他们离开后一转脸就心大了起来。其实打架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对吧?他和威震天都是在400万年的炮火里走过来的,弥赛娅天生就有战斗编码,打个小架多正常。


可惜纸包不住火,弥赛娅欺负迷你金刚的事被救护车通报给了威震天。那天寻光号短暂地停靠在了星际旅客中心,补天士逮到机会名正言顺地带弥赛娅出去疯玩。威震天在舱室给自己倒了杯特调能量酒,拿出休闲读物准备享受这不可多得的宁静,可是刚坐下数据板还没摸热乎,救护车就“咣咣咣”前来敲门。


“没跟着补天士一起去旅客中心放松吗,医生?”


首席医官挥挥手让他闪开,他手上的各色油漆差点蹭在威震天身上。愤世嫉俗的老救虽然爱发脾气,但还不至于登上联合舰长的门释放怒火,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发生了。


“你知道自己的小机崽这星期都干了什么吗?”救护车伸出一根沾着绿漆的食指,“她把全船的迷你金刚都抓花了,昨天迷你莫斯脱了装甲出去散步也中招了!”


“修复面甲的抓伤要从磷化膜开始,再加上烤漆和保护釉,医疗室的预算根本撑不住!”扳手大魔王发起飙都不给威震天插话,“她不能天天跟着补天士了,这条船禁不住两个补天士折腾。”


“我不明白,一个幼生体是怎么骑到成年机头上去的?”威震天觉得好笑又不可思议。


“哦,正因为她是个幼生体,我们才不好揍她对吧。”而且她爹娘都不是好惹的主,“已经有人找过补天士了,但看起来并无排气管用。所以我才来找……”


这时医生的通讯器突然刺耳地响了起来,闪烁的红灯表示某人遇到大麻烦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补天士又干好事了。”救护车气势汹汹地回医疗室去了,出门时还在门框上留下一道白一道蓝一道绿一道黑的手指印。


威震天无可奈何地扶住额头。


医疗室里弥赛娅趴在维修床上哭哭啼啼,补天士在旁手忙脚乱地安抚着她。


“天尊在上,又怎么啦!”救护车捏着额间皱成“川”字的金属问。


补天士满面甲的心虚:“她不小心坐到仙人掌上了……”


“仙人掌?!”救护车低头查看弥赛娅的后底盘,确实有几根尖刺扎在上面。由于幼生体的装甲太薄脆,坚硬的碳基植物轻而易举地扎穿了它。


“是啊仙人掌,我们三生有幸地赶上了一百元周期一遇的星际博览会,你不知道有种植物像根生病的晶体管……”


“停停停,我不想听这个。你作为她的监护人都不能保护她吗?”


“谁说我没保护她?刚才玩蹦床的时候,我把所有碳基幼生体都赶下去了,”补天士挺起胸甲露出一抹得意,“然后上去陪她一起跳。”


天尊啊这算哪门子保护!“……那你来解释一下这个。”救护车指着弥赛娅被扎成刺猬的后挡板。


“因为当时补天士撞了她一下。”


“背离!!”


“哈哈不好意思舰长,总得有人说实话对不对?”幼生体弄倒了他的杯架而补天士拒绝额外赔偿那些从塞联星区淘来的限量版水晶杯。好吧,他跟着过来就是为了“报复”一下补天士的。


医生木着面甲重新拿起通讯器:“对不起了舰长,我想这件事威震天有必要了解一下。”


现在,偌大的舰长办公室中央站着一个还不足威震天腿甲高的幼生体。威震天双手背后,站在办公桌后低头看着弥赛娅,他把准备好的说辞按照提纲调取出来,确认无误后清了清发声器:“弥赛娅,我要你仔细想想这一个星期自己都做了什么。”


幼生体咬着手指不说话,头顶一个大问号。


威震天突然觉得这种表达似乎不对?好像从自己的话语到气场氛围都不对……他还总是习惯于以首领的姿态训话,经常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刚满一循环年的幼生体——他的幼生体。没错,威震天承认他还是没能进入“父亲”的角色,在认识到这点时他竟有点无所适从起来。


想了想平日里补天士和弥赛娅的相处方式,他似乎摸到点门路。威震天走到弥赛娅面前单腿蹲下,虽然仍不足以和她平视,但这比隔着铁桌子从上俯看要温柔多了。


“我听说你和一些朋友发生了不愉快的事。能给我讲讲吗?”


弥赛娅低头看看脚尖,再抬头时显得有些委屈:“他们不和我玩,还推开我。我很生气就打了他们。”


“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威震天几乎脱口而出,又想到这个句子对幼生体来说太难理解,“这样做不对,伤害朋友会让他们畏惧你,再也不会和你玩了。”


“怎样才能让他们陪我玩?”


“你要礼貌地邀请,如果朋友拒绝也不要强迫他。”


“可是……如果他们都拒绝了呢?”


威震天感到自己的耐心周期快到头了,他没想到和幼生体说话这么费力,不禁好奇补天士是怎么处理得当的,也许这件事也需要天赋?“不可能,寻光号这么大,喜欢和你玩的机有很多。”


二百多号船员里确实有许多机喜欢和她玩耍,尤其是诺帝卡和速率。两个女型机体一抱住她就不愿意松手,经常偷偷给她塞糖果(如果被补天士发现就全跑他嘴里去了),还会把她带到房间往她的小角徽上系蝴蝶结,用唇漆把她的嘴涂得红红的(后来补天士勒令她擦掉,因为他对厚嘴唇有阴影)。她们同她玩耍的形式更像对待一个机器洋娃娃,弥赛娅宁愿安静地吃糖。


刹车、荣格、漂移也是很好的朋友,但他们的陪伴总是基于补天士的请求。


弥赛娅脚下换了一个姿势,她站得有点累了,但后挡板刚修好还不能坐。她仰着脸对威震天说:“我只想和幼生体玩。”


“可是这里除了你没有幼生体。”威震天开始感到一种同补天士对话的无奈,他相信这是遗传的。


“有呀!发条和挡板,还有和通叔住在一起绿色的那个!”


威震天瞪了弥赛娅好一会儿才缕清逻辑——她把迷你金刚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幼生体,也许还误把合金盾、狂飙、通天晓战甲当成他们的父亲(母亲)了。他忽然为女儿的认知能力发愁,同时也意识到自己不能继续任补天士对弥赛娅“放养”。她已经到了可以浏览下载包的年纪,她需要对这个世界的基本构成有所了解,先从明白什么是幼生体开始。


“那不是幼生体,弥赛娅。他们叫‘迷你金刚’,虽然个子很小但充满智慧与阅历,是值得尊敬的对象。”他看着幼生体的光学镜确认她听懂了才继续说道,“而你是寻光号上唯一的幼生体……”


也许是全宇宙里唯一的幼生体。威震天在芯里补充,他暂且保留这部分信息,等弥赛娅长大后自己去领悟。


威震天看着那双和他模板相同的光学镜中投射出自己严肃的面甲。


这一个循环年以来他还从未仔细认真地观察过弥赛娅。他说不上来她长得更像自己还是补天士,毋容置疑她确实是个好看的小机子,只不过和她母亲相处了不短的时间让他们在某些微小的神态上呈现出惊人的一致。而他也在弥赛娅的光学镜中捕捉到了属于自己的东西,那是存在于揭竿而起之前的矿工身上的,是他在战争和杀戮中早早磨灭殆尽的东西。


弥赛娅是一颗未经雕琢的原石,她胸膛内的绿色火种还潜藏着无限可能。威震天在此刻做了一个决定——某些重大的决定往往发生在一瞬间——他会倾尽全力教导自己的后裔。


“所以我做错了吗?”幼生体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爸比?”


“如果你的行为对无辜的人造成了伤害,那么就是错的。”威震天感到前所未有的芯境祥和。


“那我需要道歉吗?”


“是的。”


“可是妈咪就没有道歉!”小家伙尖声喊了起来,还指着自己受伤痊愈的小屁股,“他把我撞倒了,和其他人说都怪我淘气!”


刚打算树立慈父形象的威震天面甲上立刻覆盖了乌云:“真的吗?”


“真的!背离、蓝霹雳、老十都看见了!”


威震天点点头,背过身去不让弥赛娅看到自己的怒焰。他接通补天士的频道让他到舰长室来,而对直接面秒回:“啊哈!终于良心发现决定把弥赛娅还给我了?”


“少废话,快给我过来!”


补天士接到短讯后直接扔掉刚喝了一口的鸡尾酒,把背离要他付钱的喊声淹没在尾气里。一个兆周期前他把弥赛娅从医疗室带走的时候明确声明接下来会全权负责弥赛娅的生活与学习(在补天士的词典里这叫“横刀夺爱”),并在短时间内不会让他们见面。开向舰长室的路上他不停地猜想威震天突然叫他过去的理由,是弥赛娅哭了吗?哦千万不要!老炉渣一定知道她抓伤迷你金刚的事了,他肯定会不留情地训斥她,也许还会……打她?!别别别,待会儿他要是发现弥赛娅身上哪里擦掉了漆就和威震天离婚!


他几乎是借着疾驰的惯性飞进舰长室的,变形落地时还正气凛然地大喊了一声女儿的名字。


没有凶神恶煞的威震天,没有哭泣的幼生体,相反,屋里到处洋溢着其乐融融的谐波,威震天靠在办公桌前抱着手臂一副“等候你多时”的表情,而弥赛娅站在他旁边一面甲乖巧。


“弥赛娅!威震天没欺负你吧?”补天士的机体虽然停下了,但大脑还在依靠思维惯性运行。小家伙看着他,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补天士,我认为你欠弥赛娅一个‘对不起’。”威震天说,“在星际博览会的植物园里,5个兆周期前,你一定还记得。”


“啊?”他来回打量着威震天和弥赛娅,似乎隐隐闻到了背叛的味道。银白的小机体往父亲后边挪了挪,露出半边身子笑眯眯地看他。


“好哇!你俩竟然勾结到一起去了!”补天士跳着脚芯痛到无以复加,“弥赛娅你就这样倒戈了?说吧,他用了几吨能量糖收买你?”


“一个道歉而已,补天士”


〖你也该偶尔收起可笑的自尊心和别人说声对不起。〗威震天在内线对他说,〖给弥赛娅做个正确的表率。〗


“好吧……”小舰长受委屈般地把脸拧向另一边,不情不愿地小声说道,“对不起。”


“没有诚意。”


〖老炉渣你想怎样?!〗


〖和别人道歉起码需要直视着对方的光学镜吧?我想汽车人学院一定没教过基本礼仪。〗


补天士在芯里逼逼着,他走到弥赛娅面前蹲下,看着藏在阴影里的红色小光学镜:“对不起弥赛娅,我不是故意的,你太小了我当时没看见你在那,真的!所以……还疼不?想不想喝汽水?或者甜味泡腾片?”


小机子眨眨光镜,从威震天的影子里走了出来:“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妈咪。”说完她踮起脚亲了补天士的面甲。


“我的弥赛娅!我就知道你是爱我的!”补天士欣喜若狂地抱起弥赛娅原地旋转跳跃,还抽空对威震天做了个“胜利者”的鬼脸,“来抱抱!待会儿回去继续玩蹦床怎么样?就咱们俩!”


威震天看着嘻嘻哈哈的一大一小两个跑车,他只想摇头……有时候真觉得自己养了两个幼生体。


【TBC】


P.S.蹦床非原创梗。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