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拟女·药救药/塔药]练笔三则

※拟女练笔,医学院日常向。

————————

◎【1】药救药

时间过了八点半走廊里才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起先很遥远,声音撞上墙壁就被展板的尖角吸收掉了,救护车在心里数着数,到第53步时,实验室的门被拉开,药师顶着匆忙赶制的精致妆容进来了。

“进实验室不许穿高跟鞋,不许披散头发。这条规定你有哪个字看不懂吗?”救护车取下墙上挂着的实验服扔给药师,对方显然还有宿醉,被她的大声说教刺得满脑子发痛。

“这不是我的实验服……”她看着手里染了不知多少种试剂的白大褂,嫌弃得五官都皱到一起了,“我那件有收腰的,我花了一晚上才改好。”

救护车“咣”地一声扔掉组织剪,也不摘手套就把药师两根细长的胳臂强行塞进了袖子里,爱美小姐叫得活像遭到性骚扰。

“你是来做实验的,打扮得花枝招展给实验动物看吗!”

“女人就该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你不懂。”药师从手腕上取下皮筋,把大波浪在脑后随意扎了个马尾,然后踩着8厘米细高跟走着T台步去洗手消毒了。

“既然学医就做好每天熬夜、脱发、长胖、肤质变差的觉悟。”救护车对着那个苗条的背影小声说,她不指望药师听到,因为听到了也不顶用。这位大小姐是个自大狂,总以为自己是维密模特。不过救护车得承认药师确实有几分姿色,瘦高的个子,四肢修长,背一对儿翅膀还真能以假乱真维密天使。

来皇家女子医学院真是可惜她了,救护车突然感慨,也真可惜自己不是个男的,不然像药师这种高傲撩人的小妖精在她身边浪不过三天。

“我们从哪开始?”

“从头,我一直在等你。”

药师没来由地笑起来,她靠近救护车捏了她胖乎乎的脸:“听起来好像表白哦。”

救护车挥开她的手——她最讨厌别人捏她的脸,因为那暗示着她胖!她才不胖,她只是胸大,那叫丰满。

“废话少说,我好不容易绑的兔子。”

“手法精湛啊未来首席,这捆绑技术是跟谁学的?”

“把剪子给我,你不切我切。”

“别嘛~说好了第一刀给我。”

“你知道怎么切吗?”

“当然,”药师把玩着锋利的组织剪对救护车露出成竹在胸的笑容,“是纵切。”

◎【2】塔药/药救药

艳阳高照的大热天,救护车顶着烈日去遥远的校门口拿她一天前下单的医用手套,心里还骂骂咧咧地怪渣通快递怎么不送到菜鸟驿站。

她回来时已经是一手提着外卖,另一手托着快递,右腋下还夹着遮阳伞,光费力气调整伞的角度就够她热出一头一身汗了。本来上课前她和药师说好了,她帮救护车拿宿舍门口的外卖,救护车自己跑远点去拿快递,可是这小妮子一节课都在神神秘秘地捣鼓手机,脸上的表情精彩得够演场独角戏。然后一下课药师就变卦,不能帮她拿外卖了,说是有要紧事,拎着包立刻跑没影了。

回宿舍的一路上救护车骂完渣通骂药师,骂完药师骂遮阳伞,等她搜肠刮肚把能骂的词骂完了,宿舍区终于快走到了。

在宿舍与教学区之间的十字路边上,救护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这不是药师吗!明明离宿舍楼那么近还说有事不帮她,这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救护车想着,压低遮阳伞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药师正表现出一种与她平时高傲形象不符的快乐,还是面犯桃花、小鹿跳跳的那种快乐,让救护车联想到了去机场迎接偶像的迷妹。

“天哪,我真是太开心了!”她走得足够近时听到药师激动到失真的嗓音。

救护车从余光里看到药师趁刚下课的不到20分钟时间里换了一条白橘蓝三色的露背吊带裙,还画了人鱼色系的妆。她小鸟依人地站在一个一身紫黑的女人身边,摆好姿势等着摄影师拍照。

那是一个高大强壮的女子,肩膀很宽,敞开的外套露出坚挺的胸脯。她把机车外套和哈伦裤马丁靴穿出了黑帮大姐大的气质,但是一丝不苟的墨镜和口罩却让救护车推测她是位名人。

“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我太惊喜了!”迷妹对那女人和摄影师说。

呵呵。救护车想了想,反正自己不追星也不认识这人,就头也不回地走过去了。

她一身大汗地回到宿舍,刚坐下药师就回来了。满面的潮红还没散去,但那股傲气已经回到了身上。她走到自己桌边,脱鞋、脱衣服、摘手势、卸妆,像刚心满意足吃完人的画皮老妖。

救护车突然就好奇了:“喂,刚刚跟你合影的是谁啊?”

“嗯?什么合影?”她瞪大眼睛回头看了一眼救护车,卸了一半的妆还真有蜕皮的感觉,“哦!你看见了啊……那是塔恩,我最喜欢的歌手。今天她来给西区的粉丝送周边。”说着她扬了扬手里的蓝光碟,这年头光碟都快淘汰了。

“哦——”救护车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认识。”

“哼,量你也不知道……”药师不高兴,但还是抱着真爱粉的专业精神解释道,“塔恩只是艺名,真名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她拥有自己的乐队,一共五个人,她是主唱,其余的也都是姑娘,大家都用城市作为艺名。”

“那乐队叫什么?”

“黑狗队,简称DJD。”

“好好的五个女孩儿起这么丧的名字?”

药师不听她的,自顾自地继续说:“你不知道哇,塔恩从不以真面目示人,她出场都是戴着面具的。你真该听听她们的专辑,先从阿卡贝拉版至高天组曲开始吧……”

就这样,救护车被强行灌了一耳朵安利。药师越是吹黑狗队,越是夸塔恩,她越不愿意接受这份安利。哪怕她们的音乐真的不错。

她闻到一股酸味,像是醋坛子翻了。

◎【3】药救药

咖啡,提神醒脑的好伙伴,减脂清肠的小帮手。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莫过如此——困倦的清晨冲上一杯美式咖啡,热水倒进马克杯里,那些棕色的小颗粒顺着水流打起旋,一经溶解,浓郁的醇香立刻飘满整个屋子。

药师想自己是离不开咖啡的,一辈子也离不开了。她并不是囿于咖啡因带来的肠蠕动或清神作用,因为喝了这么多年,她的身体早就提高了对咖啡因的耐受性。倒不如说她爱的是冲泡咖啡的满足、一手杯子一手书籍的仪式感,以及随之而来的老救喋喋不休的唠叨。

“又在喝那东西?天天喝,月月喝,你这叫滥用精神药物!”

“咖啡因能致癌,你知道的!”

“你有没有感到心情焦躁,心跳过快?”

哦,她亲爱的老救。

每当药师听到她连珠炮般的话语,先是装聋,再是卖乖。她的室友有张手术刀一般锋利的嘴,却生得一颗豆腐块一样柔软的心。

“就那么关心我?”药师喝下一口咖啡,双眼越过杯沿看她。那液体是如此苦涩,她眼前微胖白皙的姑娘仿佛化成了香甜的奶昔,让味蕾产生甜腻的幻景。

果不其然救护车抱起胳臂不再理她。

当晚挑灯夜读,医学生的期末恨不得每天有25小时拿来学习。药师和救护车摊开厚重的病理药理人体解剖免疫微生物寄生虫教科书,在字里行间挑挑捡捡,一问一答,企图用犄角旮旯里的细节难住对方。她们彻夜长谈,有时会突然从书本偏离到别的地方去,但其中一个总会发现跑题,并将注意力狠狠拽回书上。

离太阳升起的最后一个小时,救护车把脸砸进书里,药师撑着脑袋保持最后的清醒(优雅)。她伸手拿过室友的杯子倒上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救护车闻着香从书上抬起困顿的脸。

蒸腾的热气让她看不清药师的表情,对面传来带有笑意的懒洋洋的声音:“现在你不会拒绝咖啡喽?”

她叹着气接过杯子,液体流入口腔滑过食管,让五脏六腑都温暖了起来。救护车咂着嘴,感受着心里生出的热度,她难得一见地对药师笑了笑。

“我们继续吧。”

“我们能谈谈吗?”

“药师,我们能谈谈吗?我想谈谈。就咱俩,如何?你和我,来个彻夜长谈,就像以前一样。”

“好啊。”瘦削的女医生喝下一口咖啡,带有病态黑眼圈的双眼越过杯沿看她,“从你的语调里能听出恐慌真是太好了。”

救护车看不清蒸腾的热气后药师的表情,但她听到了带有癫狂的笑声。

她这才彻底明白过来。

咖啡还是那杯咖啡,而药师已经不是那个药师了。

【END】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