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微博:天唱魔音_拆机办主任
AO3:WilliaminaZ
【变形金刚】至死不渝的补厨、蜂厨,主食威补、警蜂、补蜂、擎蜂
【DC】淡圈中,主食Halbarry、kylewally、超蝙

[拟女·药腿]咖啡与热巧克力

※医学院拟女。不带脑子没有售后。

————————

每周四的临床实验课药师都会中途偷偷溜出实验室,因为次数太多,大家都心知肚明,渐渐的便不是“溜”了。

医学生的事,怎么能叫溜呢?人家明明是出去买了杯咖啡而已。人困马乏之下看着动脉都像静脉,不中途加个餐怎么有动力继续做实验。

药师与救护员也就是在这样的前提下认识的。

实验楼一层有一台咖啡自动售卖机,非常人性化的设计,学校一定料想到大家一来实验室就会犯困眼花。有时药师会9点下去,有时9点半,但不管她什么时候来,机子前面总会等着一个女生。

不算投缘也算有缘了,药师发现这个女生是旁边实训楼上课的护理专业的,她俩的教室窗口正对,再加上两栋楼比邻,一抬头就能望见。所以她们约好了,每周四都结伴下楼买喝的,因为第二杯半价。

药师把实验报告册上撕下的纸折成小飞机,用记号笔画两条上蓝色与橙色,代表飞机的主人是自己。当她觉得该下楼的时候就向对面的窗户扔过去,运气好的话会直接飞到救护员手里,运气差点也许会砸到老师头上。

今天下雨,但她俩还是跑出来了。

自动售卖机“嗡嗡”作响,屏幕上的进度条爬行缓慢。救护员端着热腾腾的巧克力,纸杯里传递的温度在雨天里暖手正合适。她本就长得精瘦,修剪极短的头发在阴雨天里受潮贴服在额头上,显得她更冷了。

“你总是跑出来,实验室里不需要你帮把手吗?”她问。

药师慵懒地一笑,说:“救护车把一切都安排得很妥当。”

救护员喝了一口热巧克力感叹道:“不愧是救护车。”

“不愧是救护车。”药师重复,“话说,最近急救员怎么样?”

“老样子,强迫症还是挺严重。”一提这事儿救护员就着急上火,她连忙喝了一大口巧克力压压气,“昨天半夜她突然从床上跳下来,说是把口罩丢在操场上了。我说今天回来时你明明是带着口罩的,她不信非得出去找。你知道吗我都无语了,我受着冻陪她在校园里转了一大圈,等她死了心才能回去。”

“啊,真是辛苦你了……”药师没法安慰她,因为她和救护车都见识过急救员强迫症最严重的样子……她休学并转去护理专业让全班人都如释重负,看起来现在救护员不光是她的室友,还是她的半个监护人。

瘦姑娘吹了吹杯口冒出的热气。

“但是当她正常的时候,也是个很好的朋友。”救护员笑了起来,那笑容在她瘦长的脸上显得异常灿烂,“她经常提到你们,尤其是你和救护车。”

“哦?她都说了什么?”咖啡制作完成,药师取出有些烫手的纸杯为它加了个盖子。

“她说救护车是她见过的最全才的姑娘,无论是理论、手法还是演讲口才。”

“嗯,她确实很全才。”药师垂下眼睑,抬头小啜一口咖啡,杯子遮住了她的表情。

“急救员也夸你了。”救护员说,“我忘记原话是什么了,总之她认为你是全学院刀法最精湛的学生。”

杯沿上方的眼睛亮了起来,药师放下杯子尽量不表现得那么惊喜,但她的面部肌肉还是忍不住上扬了起来:“她说的很对,我最擅用手术刀。”

如果给她一摞止血纱布,叫她切到第十张就一定不会碰到第十一张。

“听你这么说,我突然想亲眼见识一下了。”救护员的声音伴着雨声传来。

“会的,一定有机会。”美丽又骄傲的姑娘微笑着说,“一定。”

药师的笑脸渐渐冷却下来,她周围的白墙、走廊、窗外的雨帘、咖啡色的自动售卖机开始像墙皮般剥落。耳畔由远及近响起救护车歇斯底里的怒吼和急救员的尖叫。

救护员依然留着记忆中的短发,和学生时代一样精瘦的身体,她躺在手术台上悄无声息。在药师的手术刀离开她的身体之前,她就已经不再是救护员了。

药师扔掉手术刀,救人的利器成为了杀人的屠刀。

救护员亲身体会了她的刀法,看吧,她没有食言。

【END】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