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MTMTE·威补]成长的烦恼(3)

(1) (2)

※CP:威补
※分级:本章NC-17
※警告:小火种OC,恶搞向傻白甜,私设如山
※简介:突然降生的小火种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补天士很高兴他多了个忠实的小跟班兼玩伴(←重点)。如今弥赛娅渐渐长大,威震天发现她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依然童年期。

————————

弥赛娅迎来了生命的第二年。

“我像她这么大(2年)的时候已经会背诗了。”威震天恨铁不成钢地摇头,现在弥赛娅正在速率那进行语言测试,他只能看到她快活扇动的小整流翼,还有速率并不乐观的表情。

补天士拍拍他的肩甲,一昂得意洋洋的脸说:“那不一样啊老威头,你是冷铸,但弥赛娅是我生的,是被领导模块钦定的领袖,生的!”

重型坦克拍开他的手不慌不忙地反击:“如果没有我的交换液每天浇灌你的次级油箱,你生得出来吗?”

“两位舰长,”急救员捧着数据板出现,将这段对话即将向18万禁发展之前及时打断,“弥赛娅的智力检测显示她并无异常,之所以会出现肢体不协调、认知偏差、理解力低下等问题,是由于脑神经突触的缺乏……”

“你确定这叫并无异常?”补天士叫了起来。

“我还没说完!这种缺乏并不存在于冷铸中,因为他们出厂时就被安置了足够的神经数量进行基础生命活动。而神铸机的幼生体时期和弥赛娅现在的状况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弥赛娅的成长速度比传统出生的神铸慢了许多。”救护车接过话来,“我们经过讨论初步诊断,她的中枢神经是随着机体一起生长成熟的。突触的建立与学习和记忆有关,目前她可以学点简单易懂的知识,比如二进制运算,然后循序渐进地增加难度。”

威震天点点头,补天士挠挠头,两位舰长截然相反的表现绝对在救护车的意料之中。速率那边已经完成了测试,女医生向他做了个“一切正常”的手势。小机子立马高兴地跑回来扑到补天士身上要亲亲要抱抱,威震天却严厉地要弥赛娅自己下地走,因为她已经长大到不需要被抱着了。

“等她再长大些你想抱都来不及喽!到时候别后悔。”补天士把弥赛娅抗到肩上,这个过程已经显得有些吃力,她确实沉了不少。

威震天抱起手臂用他惯用的反讽语气说道:“希望她长到和你一般大的时候不会继续缠着你这样抱她。”

“架!”弥赛娅骑在补天士脖子上说。(皮皮补我们走!)

救护车目送着一家三口离开,现在就算是他也开始好奇,弥赛娅会在这样一对双亲的影响下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机。

没过多久威震天便发现自己的忧虑完全是没有必要的。仅仅一个月后她便克服了所有幼年期问题,并且看上去那张巧嘴很有往补天士的方向发展的趋势,过不了多长时间她就能和威震天吵架了。

这真是……可喜可贺还是可悲可叹?

为了不给寻光号再添一颗灾星,威震天决定减少弥赛娅跟着补天士的时间。(昨天她刚学会了变形,如果不加阻止补天士就要带着她满飞船赛车了。)

补天士自然是不乐意的,弥赛娅也不高兴,但她的意见在两个成年机面前可以忽略不计。最后威震天用雄辩的口才和一点【你懂得】小手段成功让补天士松口。

“我要妈咪。”弥赛娅从数据板前抬起头说,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次了,每次她看威震天的表情就像没断奶的小羊羔,而他是大灰狼(他随便从蓝星词库里选了个差不多的说法)……这不科学,他明明是她父亲,应该是慈祥和安全的存在。

“等你背完这十个求和公式就能见到他了。”威震天回答。

可弥赛娅依然害怕又委屈:“你一定把妈咪关起来了,所以不让我见他。”

“关起来?”她在胡言乱语什么?这寻光号上还没人有本事能把补天士关起来,除非他作了大死把老通按照交叉分类、树状分类并根据字母顺序排好的数据板扔了一桌子。

“补天士在工作,和通天晓一起申请星区的通行签证。”

“……”小丫头嘴里哼哼两声,勉为其难地低下头继续学习。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威震天注意到她不时偷偷瞄过来的眼神,小心翼翼仿佛怕惊扰了什么,让他感觉奇怪。

接下来的两周里威震天逐渐发现弥赛娅似乎对自己有着非常深重的惧怕心理,同时对补天士的依赖更加严重。每天他们结束4个小时的学习,补天士来舱室接他的小玩伴时,弥赛娅会像一阵风般跳过桌子椅子扑进他怀里,紧紧勒着他的脖子像是一松手他就要消失了一样。小丫头还会回头怯生生地望威震天一眼,转而又把脸深深埋进补天士颈窝间。

这下就算是威震天也要挠头了。

他不得不去拜访荣格,对方虽然不再行医,但你若是把他当成一个可倾诉的朋友,他依然能给出物超所值的建议。

威震天在芯理医生的工作室伸展机体,两腿交叠双手枕在脑后。这张超大号的躺床是他最满意的陈设,能让人身心放松,更容易倾吐芯事。上次他以这个姿势躺在这时还是一个待观察的头号战犯,时过境迁,他现在是个抱有一肚子育儿烦恼的老父亲了。

“你认为弥赛娅在怕你,而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前芯理医生说话时仍保持着职业化的柔和,只是他不再拿着数据板全程记录了。

“是的。”威震天无可奈何地说,“我从没打过她,也没说过一句重话,每天上课之前都会用情态能量给发声器加温,让我的声音听上去更柔和。”

荣格推了一下眼镜:“那你有没有注意过自己的举止呢?例如表情。”

“我努力不让自己笑得像老通一样。”

“她上课时的表现如何?”

“学得很快,但……如果她不总是打断我说想找补天士,我认为她能学得更快。”

荣格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沉吟。威震天的问题有点超纲,他不是个育儿专家,变形金刚不以生育的方式繁衍,他自然也没有研究过碳基的少儿心理学,所以荣格只能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建议。

“你知道,有时前人的光辉过于耀眼会给后辈带来更大的压力和抵触情绪。教育学中有种说法,如果导师为学生提供了过度引导反而会压抑学习天赋。”荣格尽量不去焦虑地擦眼镜,他继续说,“我想这个理论在弥赛娅身上同样适用。”

“你是说我用力过猛了?”

荣格没正面回答,因为他实在忍不住要擦眼镜了。

“我明白了。”舰长从躺床上坐起来,一贯的看不出情绪,“非常感谢你的建议,荣格。我会为弥赛娅另寻一位合适的老师。”

现在威震天要选一个机给幼生体上课,是谁这么倒霉呢?

他考虑了许多优秀的学问家:掉书袋的感知器、思维抽象的小诸葛、母性泛滥的诺帝卡、无师自通的刹车、好奇害死猫的夜巡。最后还是通天晓成为了最佳人选,毕竟他教授的汽车人章程考试通过率是最高的。

在进入副舰长办公室之前弥赛娅突然停下脚步,费劲地昂着头对威震天说:“我不在的时候你会和妈待在一起吗?”

又来了!威震天恨不得扶额,她什么时候才能断奶!“不一定,他也许在背离记或者其他你想不到的地方。”

弥赛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转身进了办公室了。

通天晓,确切的说是迷你莫斯——为了不给幼生体带来压迫感他脱掉了战甲——在办公桌后正襟危坐,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电子门在弥赛娅身后关上,迷你莫斯向桌前的高脚凳一摊手说:“请坐,弥赛娅。从今天起由我来负责你的赛博坦近代历史学习。今天的内容主要……弥赛娅你在做什么?”

弥赛娅并没有立刻过来坐上椅子,她把一边的音频接收器贴在门上听着威震天的脚步声,像个机灵的小贼,过了大概五秒后才离开。

“有什么问题吗,弥赛娅?”迷你莫斯问。

“通叔!”银白色的小机体突然蹿上办公桌用力攥住他的手,小脸上的表情泫然欲泣,“救救补天士!”

“什么?补天士怎么了?”

“他……他被威震天虐待了!哇啊啊啊——”说到这儿弥赛娅放声大哭起来。

迷你莫斯哪里应对过这样的场面,他下意识就想拨通威震天的热线,可是没想到小姑娘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他根本抽不出手来。

“不要告诉威震天或者补天士!”弥赛娅抽噎着说,“这是一个秘密,我只敢告诉你……”

“别哭……先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才好帮你。”

小姑娘又擦了将近两分钟的清洁液才恢复了部分语言能力。她断断续续地讲述起来。

弥赛娅一直生活在家庭暴力的阴影中,她的父亲会虐打她母亲……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在她很小还不记事时,每天晚上会挤在威震天和补天士中间充电,直到她已经长大到那张“舰长特制king size”充电床躺不下他们三个时,她才搬到了舰长室的备用充电隔间里。

有一天她在充电中途上线,隔壁起居室里传来的动静不小,隔间的门不隔音,她是被吵醒的。弥赛娅芯里没来由地涌现出不好的感觉,她悄悄下床走到门边……

透过门缝只能看到父母的小腿,补天士灰色的腿甲被压在下面显得那样细瘦。他似乎在哭,好像是哀求。他不停蹬着腿,但威震天太强壮了,他分开补天士的双腿把自己卡在中间,机体一沉——紧接着弥赛娅最害怕的部分来了——补天士发出惊悚的尖叫,尾音发颤、情绪激昂,一直在挣扎的腿蹬了两下便没力气了。

威震天压抑着声音说:“嘘……别吵醒弥赛娅。”

她不敢再看下去,躲在房间角落里听着隔壁结结实实的金属碰撞声,每一声都伴随着补天士悠长的哀嚎。从那时起她开始失眠,缩在床头弱小又无助。有时补天士会发出微弱的抵抗、口是心非的拒绝,但更多时候他是自愿的,他会呻吟着让威震天更加用力、猛烈地虐打他。

威震天本就生了一副生人勿近,亲人也勿近的面孔,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弥赛娅对他的畏惧愈发深重了。上课时她的脑模块里总是闪回夜里可怕的记忆,一到那个时候她就无比担心起补天士来。她的小脑瓜想象出了许多可怕的情景,也许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威震天也在欺负补天士……

可是每次暴虐之后的第二天,补天士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他永远以最快活的一面展示给她。哦……可怜的妈咪,每天经受着她暴君父亲的蹂躏,还要强颜欢笑陪她玩。弥赛娅心疼极了,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无时无刻黏在补天士身边,因为她知道威震天不会在她面前伤害他。

迷你莫斯哭笑不得,他把弥赛娅安顿好,给救护车拨了电话。当首席医官听完迷你莫斯对事情干脆简洁的概述后气得恨不得卸掉某两个机的对接面板。

救护车给弥赛娅上了一节加急生理卫生课,这件事需要立刻解决,因为年轻机由于受到误导或恐吓对拆卸产生病态的恐惧芯理,这样的案例在现实中不占少数。救护车需要让弥赛娅了解她的父母究竟在做什么,告诉她那不是虐待,而是……一种交流感情的方式。

“所以,对接是赛博坦人的正常生理活动,从科学的角度讲,合理的对接行为能中和过量积聚的电荷,于身芯都是极为有益的。但是抛开科学,这件事往往作为伴侣之间缔结亲密关系的行为。你知道什么是伴侣吧,小家伙?”

“你的意思是,对接可以表达爱?”

“可以这么说。”

“我也可以和爱的机对接吗?”

“等你长好了机体就可以,但是现在,不行!”

“可补天士听起来很难受……”弥赛娅的面甲又皱起来了,她记得补天士的推拒和窒气般的呻吟,如果对接是种传递爱意的行为,那必然是舒适的。

“那是因为他们的机型差距太大了!”救护车想起那俩刚拆到一起时给他带来了多少额外工作量——润滑节流阀松弛、垫片错位、备用接口倒模、输出管烫伤……也不能全甩锅给机体差,是这二位爷太会玩儿了。“如果你想拆得顺畅,务必记得找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机。”

弥赛娅不假思索地说:“我要当上面的,在下面感觉会很痛。”

“啊,行吧……”救护车扔掉扳手,他感觉脑模块突突地疼。当初为什么不把这项工作交给其他医生呢……

就这样,弥赛娅回到她父母身边,告诉他们自己想要一个单独的房间。

坐在转椅上的补天士立刻一个激灵,他差点被椅背的自动回弹拍飞出去:“为什么?舰长舱室那么大够你玩的了。”

“不是玩的原因啦……”弥赛娅不好意思地说。

“那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离开我们?”红跑车撑着办公桌把身体整个探出去,光学镜里成吨的质问快要把小女孩淹没了。

补天士的咄咄逼人让她很难说出实情,弥赛娅看了眼威震天,她威严的父亲靠在船舷上正芯平气和地望着她,与她颜色相同的银白漆面在窗外群星的映衬下呈现出淡色的温和。他冲她点点头,还眨了一下左光镜,父女之间仿佛建立了感应链接,他们立刻dark成共识。

于是弥赛娅一挺胸甲,掷地有声地回答道:“我不想打扰你们干‘好事儿’。”

“好事儿?”补天士的逻辑拐了好几个弯后,他突然睁大光学镜,双手害臊地捂住面甲。

他透过指缝看到弥赛娅正在偷笑,旁边威震天抱着胳臂站在窗边看宇宙风景,摆明了和他划清界限,这是铁了芯的要让他难堪啊!

“所以你都看到了?”

小孩儿点点头:“救护车告诉我那是怎么回事了。他说我就是这么来的。”

“弥赛娅……”

“你们会给我造一个弟弟妹妹吗?”

“弥……”

“我更想要个哥哥。”

“姐姐也好。”

“弥赛娅!!!”补天士像被踩了尾巴的机器狗,跳过去捂住小女儿的嘴,“好了你可以搬出去了,今天就搬,现在就搬!”

【TBC】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