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TFP·拆卸]当心身后(未知×击倒)

※梗来源于TFP击倒被烟幕困在墙里那幕,不过为了方便写拆,把击倒的姿势稍微改了一下
※平生第一篇肉……写得不好的话对不住大家〒_〒
※之前被屏过,但还是想再发试试。各位仁兄都是好人,无视我好不,不想第一篇就被屏啊,我还惦着混呢……

缓冲

缓冲

缓冲

缓冲

缓冲

缓冲

缓冲

缓冲


不用人说击倒都能想象出自己有多窘。脑袋和前胸露在外面,还有双手,呈现出一副凶恶的、扑食般的姿态。后半个机体留在了墙那面,腰部喜感地前倾,臀部被迫翘起,姿势愚蠢并且毫无美感。

都是那个汽车人小子!烟幕洋洋得意的笑脸让他气不打一处来。下次一定要刮烂他的漆!他最恨有人的涂装比自己更炫……或者拆了他也不错?看那稚气未脱的模样,应该还是个处机。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得赶快把自己从墙里弄出来,机体长时间无法动弹已经使他的液压系统出现异常,能量液运输不畅导致他浑身酸痛。炉渣的威震天不放他出来,竟然还把他当做“典范”展览示众!

他气急败坏地奋力挣扎了几下,胡乱地蹬腿,仿佛那有什么用似的。突然他的左腿踢到了一块坚硬的物体,作为军医他能明确判断出那是一块腿部装甲。身后有TF?

为了证实,他再次将腿伸向那个位置,可是什么也没接触到。就在他的处理器即将认定刚刚只是错觉时,一只手搭上了他的后腰。

看来身后真的有TF!

那只金属手动了起来。它缓慢但细致地抚摸击倒的腰,不轻不重地磨蹭他敏感的腰部齿轮。细微的快感侵袭上他的CPU,机体温度开始升高。他扭动腰肢想躲开触碰,却被另一只手压制住。

抚摸变成了双手,它们肆无忌惮地在击倒的机体上游走,带着最舒适的电流频率,让他几乎发狂。机体温度更高了,他能感到自己的散热风扇正飞快地运转。

一只手开始不断下移,移向一个TF们最不愿被触碰的地方——对接面板!

那家伙想和他对接!

击倒开始大幅度地挣扎,不管动作多不雅观,他只想赶走那个不知道是谁的炉渣。其实他并不排斥对接,如果有需要,他愿意与任何TF对接,但绝对不是和一个不明身份的TF。

挣扎有了效果,他踢了那个炉渣好几下,一定是被踢疼了,那TF把手撤了回去。可不等他松一口气,另一种更加可怕的触感出现在胸甲上。

“渣的!不许刮我的漆!!!”一向自视高雅的霸天虎军医破口大骂起来,完全忘记了隔着一层厚金属墙,对方不可能听到他的咒骂。

“击倒军医,您还好吗?”两个量产士兵从他跟前经过。击倒的光学镜头猛烈地收缩了一下。他这才意识到这里是走廊,还是TF出现最频繁的区域。所以他绝不能在这里出洋相!

下腹突然一阵尖锐的疼痛,身后的TF趁他走神时直接扯掉了他的面板装甲!

击倒颤动了一下身体,他的逻辑模块已经分析出事情的结果,而事实正在渐渐与预知重合。他的接口被抚摸,然后试探般的,两根手指探了进去。

“唔!”因为太过紧张,接口并没有在刚刚的爱抚中分泌出润滑液,两根手指的突然探入着实弄疼了他。但他硬生生地把呻吟咽回肚里,没让走过的TF发现异常。

好在后面的家伙还有人性,抽出一根手指,开始缓慢地扩张。手指在接口中浅浅做着巡礼,感受器被一一激活。霸天虎特有的尖利指尖刮蹭着内壁,瘙痒顺着神经回路传输至中央处理器,形成快感冲击着他的逻辑模块。击倒强忍住呻吟,努力使逻辑模块保持在激活状态。他浑身热得发烫,散热系统发出不可忽视的“呼呼”声,他知道自己的面部装甲一定因过热而发红。他隐忍地低着头,想让自己的异常看起来不那么明显。

在他的接口足以容纳下两根手指时,身后的TF忽然把手抽了出去。大量润滑液被带出,突如其来的空虚感让他战栗。一根坚硬的能量输出管抵上接口,击倒发现自己竟有些期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粗大的输出管慢慢进入接口,挤开柔软的内壁直达最深处。富有弹性的接口弹片收缩卡住输出管,内壁不自觉地蠕动,渴望着。接口被填满的充实感令击倒差点过载,他难耐地扭了扭腰,示意未知TF继续。

他的动作仿佛触碰了某个开关,体内的输出管猛地抽出,在快要完全离开时又重重地插|入。未知的TF开始快速地律|动身体,击倒猝不及防地发出呻吟。

“您没事吧?击倒医……”“看什么看炉渣!快……啊……快给我滚开!”击倒装出气急败坏的样子赶走来往的TF,让他们以为自己只是因为困在墙里而愤怒。

下体的抽|插没有间断,那双手由上及下仔细抚摸他完美的后背和腰身,贪婪地揉捏他的臀部。视线的阻隔使机体感受器更加敏感,身后的每一个挑逗都能带来无尽的快感。他把面部隐藏在阴影中,强忍着不让呻吟从齿缝间漏出。

输出管突然顶上一处突起的感受器,击倒全身猛地抽搐数下,扬起头部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身后的家伙立刻会意,集中火力朝那处攻去。

再也止不住的呻吟从唇间涌出。击倒脖颈梗直,双腿颤抖几乎无法站立。他能想象出对方和自己的对接面板相撞擦出了火花,他能听见自己超负荷运转的散热风扇声,系统开始弹出过热警告窗口,他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强大又快速的冲击几乎折断了他的腰,而每一次深入都精确地碾在快感的核心感受区。痛苦与快感交织成更加刺激的电信号在机体内流窜。

一个紫色的身影不期然撞进了击倒的视线——是声波!击倒瞪大光学镜,强行激活逻辑模块,暂时压制住呻吟。自己被强制对接的事绝不能被他知道!

仿佛知晓他的想法,体内的输出管恶意地加大了力度,对方带着电流的手握住了他早已进入兴奋状态的能量输出管,揉搓套|弄。

逻辑被撕碎,清洁液浸湿了光学镜。“嗯啊!不!哈啊……啊……停下……嗯……”

声波在他面前停住脚,显示屏上出现了一道不寻常的频率波动,然后没做任何表示地离开了。击倒明白,这个霸天虎的情报官一定知道了。

坚硬的能量管狠狠顶在最深处,能量液汹涌地尽数喷射在敏感区。击倒尖叫着在对方手中释放,直接当机下线。

如果击倒没有被困在墙里的话,如果他知道身后的TF是谁的话,这必定会是场酣畅淋漓的对接。但……只是如果。

【END】

一直觉得应该在18岁前写篇肉,好彰显一下自己的成熟。。一个腐龄五六年的腐女再不动手写点东西就太不像话了。
第一篇就写机体,而且还是卡墙里这种连自己都没读过的题材,所以足足写了三天。不知道效果如何?前辈们给个点评吧~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