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击幕·拟人AU]Love You Like a Love Song【00~02】

上次发的一小段被闺蜜吐槽没剧情,所以第二发把00.01.02一起放上来了,这样大家看得比较有连贯性。

————————
00.
有时你不得不承认,人类的声光技术确实能胜过自然的山河风光。尤其是在夜晚,当星光已被灯光代替时,这种美丽更加凸显无疑。

清浅的人工湖围绕在广场四周,池底变换色彩的灯光,经水面折射后发散出更迷离的效果,花园里藏在植物间的彩灯也在贡献着微弱的存在感。而再多的梦幻也敌不过广场中央的铁堡歌剧院。

经特殊氧化处理的钛合金表现出了超凡的金属质感,歌剧院周身装点的错落有致的蘑菇灯,仿佛扑朔迷离的星斗从天空降落至此。铁堡含蓄而别致的韵味正是它的迷人所在。

铁堡歌剧院,这里是艺术的盛宴开始的地方。你问它何时结束?不,盛宴永远不会结束。

每晚都有穿戴干净整齐的人们出现在这里,穿过缭乱的灯光,直走进剧院里。有带着孩子的家长,文艺的青年男女,儒雅的白发老人……他们都是艺术的追随者。

人来人往的广场中央站着一个少年,他久久地站立在原处,看起来像个格格不入的污点。他看向铁堡的目光干净虔诚,好像那里有他的天堂。而他忽然叹了口气,看看手里一沓皱巴巴的零散钞票,有十块有二十,但最多的还是一块……加起来一千出头。

他看了看金碧辉煌的铁堡,又看看手里的散钱,看来往的人都穿着干干净净的衣装,而自己却套着一件洗掉色了的牛仔。最终他颓唐地低下头,转身走了,将身后豪华留给背影,因为这些注定与己无关。

经过步行街,地下通道,每一个公车站,随处可见那张海报。海报上的红发男人一颦一笑都有勾人心魂的魅力,他手中红棕色的小提琴散发着暗色的光,和他暗红的眼睛一起,吸引你的目光,勾走你的魂魄。

少年盯着地面一味地向前走,他不想看到满街的海报上,那个怀抱提琴的男人。因为他太怕自己会突然改变主意跑回铁堡大剧院,用那几张破旧的钱钞买下一张门票。

他走得快如风,以至于刮掉了一张海报。纸张翻了几个跟斗平摊在地上,路灯将它照得清楚,每行字都清晰可见。照片下方,盘曲的线条组成了一行魅惑的字体——

——青年小提琴家击倒。


01.
少年回到住所,那是间阴暗漏雨的地下室,十米见方,没有独立卫浴。他打开门旁的电灯开关,灯泡闪烁数下后放出昏黄的光。他突然想起剧院周围灿烂的光影效果,好像童话故事中的奇幻城堡,真漂亮……他狠狠摇晃几下脑袋赶走幻想。

他坐在床上查看今天的信件,有一封来房东,无非是催交房租之类的事情。就是啊,那一千块钱他还是留着交房租吧……

从冰箱里拿出仅剩的一瓶汽水,拉开拉环气体“噗嗤”一声喷出来,升腾的气泡在口中炸开的酥麻让他感到一丝生活的快乐。他将汽水放在床头柜上,弯腰从床底拉出一个长方形的扁盒,打开它,轻柔地取出其中之物。

那是一把漂亮的小提琴,黄棕色的木纹漆面以深蓝色勾勒边缘,轻快明亮的配色,。少年在床铺上坐下,把琴身托起,调整角度,让灯光得以照进琴孔。狭小的孔洞使灯光更加微弱,但少年看得清楚,琴孔下方贴着的那张小纸条。

——“送给亲爱的儿子烟幕。”

署名是父亲。

那行字突然模糊起来,兜不住的眼泪滴落在琴板上。烟幕抱住细长的琴颈,脸颊贴在微凉的漆面上,想象着从提琴上生出一双手,环抱住他,像小时候父亲会做的那样,拍拍他的后背,亲吻他的额头。

而如今这硬邦邦的木头却是唯一能带给他慰藉的东西。



02.
第二天烟幕起得很早。水房里还没有人,大街上还亮着路灯,店铺几乎都关闭着,只有几家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开着门。他来到平常最爱去的那家店,要了一份三明治一瓶汽水。老板偷偷在他的三明治里多加了一片火腿。

现在是秋天,早晨格外寒冷,风见缝插针地钻进领子袖口,在人们温热的躯体上肆虐。烟幕一路吃着早点不知喝进去多少风,面颊与双手都被吹得冰凉。他扔掉包装袋,攥紧领口搓搓手放进口袋里走进一个地下通道,昨天晚上他还路过了这里。

他来到一处合适的地方,把琴盒从背后取下来贴墙放下。等等,这是什么?琴盒下有张纸露出红色的一角,他把它抽出来,看到印刷精致的纸张上有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小提琴情歌音乐会……”他小声读了出来,吐吐舌头做出一个酸溜溜的表情。他本想把海报团起来随意扔掉,可看看纸上的面孔,还是无奈地把它卷起来放在背包最里侧。

烟幕取出小提琴调好音,把几张乐谱摊放在腿上,搓几下手指再哈几口气,便架起琴开始演奏。这只是热身,他的指尖冻得冰凉以致有些麻木,需要一些时间活动手指,好让血液重新流动,让手指恢复灵巧。所以他要早早就位,趁着没人的时候把一切准备就绪,将最佳的状态展现给观众。

烟幕喜欢管每个路过的行人叫观众,不管他们有没有给自己扔硬币,甚至有没有停下来看他一眼,他都爱把他们划为观众。虽然他只是一个小街头艺人。

这个安静的通道有着不错的拢音效果,并且冬暖夏凉,对烟幕来说简直是天堂。出入这里的大多是上班族和学生,时间一久他也有了老主顾。他们路过时会往他帽子里放几块钱,或者驻足欣赏一阵。

有个女孩子几乎天天来,站在他斜前方的位置静静地听着。她是所有人里待得时间最长的。她会在曲子结束时跑过来,扔下几枚硬币,红红的脸冲他羞涩一笑,然后踏着轻快的步子跑开。有时候烟幕会在她投入硬币时报以灿烂的笑容,但那会让女孩的脸蛋更红。

可今天又多了一个陌生人,他是如此特别,让烟幕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他穿一件修身的黑色长风衣,戴顶黑红格子的鸭舌帽,墨镜遮挡了大半张脸。他一动不动地站在他对面,从傍晚一直站到烟幕收工,比那个女孩还要有耐心。

就在烟幕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雕像般的黑衣人终于径直向他走了过来。他将一张纸币放进烟幕的帽子,却并没有立刻走开。他抬起头对他礼貌地微笑:“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黑衣的年轻人扶了扶墨镜,弯起一边的唇角:“流浪者之歌很好听。”他的嗓音有着独特的抑扬顿挫。

“谢谢。”这个人是懂音乐的。

“另外,”墨镜后的眼睛看了看琴盒里的小提琴,“你的琴,漆色很独特。”

第一次有人夸奖他琴技以外的东西。还没来得及说谢谢,年轻人已经走了,烟幕永远忘不了他挺拔的背影。

再低头看时,帽子里有一张100元钞票无比夺目。他愣怔地看着那张钞票,眼睛瞪了老大,直到旁边摆地摊的老伯向他吆喝:“天冷喽!小伙子快回家吧!”他应了一声,快速收拾好东西踏上回家的路。天气比来时还坏,可他脑子里乱哄哄得,冷风刮在脸上也毫无察觉……

【TBC】

一排练就有灵感,看来得趁着排练结束前把它写完……好吧,好像有点不实际〒_〒

   
评论
热度(20)
所有CP可拆不可逆,洁癖请慎关!
文手,超级咸鱼,圈地自萌
【DC】halbarry、超蝙、21、kylewally
【OW】主藏源,R76
【Transformers】真人世 & TFP & G1,擎蜂、威蜂、击幕、MOP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