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微博:天唱魔音_拆机办主任
AO3:WilliaminaZ
【变形金刚】至死不渝的补厨、蜂厨,主食威补、警蜂、补蜂、擎蜂
【DC】淡圈中,主食Halbarry、kylewally、超蝙

[击幕·拟人AU]当小提琴家成为街头艺人

※这个跟那篇love you like a love song剧情没有太大关系,也许能算成番外?
※抱歉刚考完月考心情有点不好,不敢保证质量。
※写着写着不知道在写什么了……恶搞慎入!



“铛——铛——铛——”

教堂雄浑的钟声如期响起,惊起广场上觅食的白鸽。喷泉适时从池中喷射而出,水柱此起彼伏形成不同的高度,外圈不时升起一层薄如蝉翼的水幕,雾化的水汽飘散开去,飘落到孩子写满惊奇的脸蛋上。

激扬的水花,凝固的雕塑,动与静的结合形成了欢快明朗的气氛。如果这一切能有音乐相伴会更加美不胜收。

说到音乐……

步行街南面的一处阴凉地里站着一个红发男人,红色的衬衫领口恰到好处地敞开,紧绷的布料下包裹着精壮的胸肌,性感的腰线直取人眼球。

整理好衣服,梳理下头发,小小地被自己的帅气折服了一下后,他从脚边的琴盒中拿出那把1770年制造的老琴,并轻轻吹去琴板上的松香粉尘。相信用它演奏出的音乐一定和它本身一样价值连城。

他优雅地鞠了一个躬,忽然想起这里没有观众,自嘲地笑笑,然后架起了琴。琴弦震动出歌唱似的音色,富含巴洛克音乐风格的乐曲和上了喷泉的节奏,顿挫有力,起伏连绵。

年轻的小提琴家闭着眼睛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再次苏醒时,六首巴赫的曲子已经表演完毕。没有掌声与欢呼的表演,他真有点不习惯。再低头看看琴盒里,只有可怜的一点零钱,他皱皱眉头,收拾好东西回家了。



烟幕回到家时已经下午五点半了,一开门就看见击倒坐在沙发里阴着一张脸。

“你怎么了?”看惯了那张脸坏笑,现在一严肃起来可真奇怪,“你脸色差得好像有人刮了你的车漆。”

“三十二块钱。”击倒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什么?”

“我说,三十二块钱!”他突然大吼起来,在客厅里焦躁地踱步,“我在教堂前演奏了六首巴赫的名曲,结果只挣到三十二块钱!两天前我在铁堡大剧院演出,票价两百元,并且座无虚席!”

烟幕盯着他看了两秒,突然爆发出大笑:“哈哈哈难道这件事让你失去自信开始怀疑自身存在的价值了?拜托!你可是击倒!”你可是全赛博坦最自恋的人!

“不……当然不是!我只是想不通为什么这些人要花大钱去听演奏会而忽视身边的艺术呢?!好歹看我这么帅也该多给点吧?”

“所以你到底在愤怒什么?”

“那些人愚蠢至极!”

“愚蠢的其实是你吧。”

“今天晚上有你好看!”

“……”

“哈哈,怎么不说话了小烟幕?”

烟幕没接话,扔过来一个东西,击倒接住后发现是一沓钱,数了数,四十五元。“这是什么?”

“我挣的,在地下通道拉琴。”蓝卫衣的少年得意地扬起脸,“比你多吧哈哈!”

“那又怎样?”

“你不是说过,什么时候我挣的钱比你多了,我就能在上面了。所以……”

击倒嘴角抽动数下:“呵……呵呵,所以看在你挣钱如此辛苦的份上,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好好疼爱你!”说完一把抱起烟幕大踏步走向卧室,前一秒还在沾沾自喜的少年惊恐地挣扎起来。

“快放我下来这是什么神逻辑!食言不是大丈夫你还是不是男人……”

门“砰”地一声关上了,顺带上了锁。门里模糊地传来击倒的声音:“等下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END】
先正经后逗比,这也是一种风格了……


这文由月考的作文题开脑洞,题目大概是这样的:

美国做了个实验,让一个很伟大的小提琴家拿着一把价值连城的小提琴去街边拉六首巴赫的曲子,结果走过一千多个人,只有二十多个给了钱,最后才赚32美元。然而两天前这个音乐家刚开完音乐会,门票售罄,一张200美元。

第一次考高考形式的卷子,作文没写完,要死了〒_〒……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