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DC·绿红]丘比特之箭【下·完结】

一开学所有创作都陷入瓶颈orz……拖了好久,对不起大家。不过好像赶上巴里生日了哦?【巴里生日快乐~】

※摘要:从太空归来的哈尔突然陷入昏迷,经检查却发现并无不妥。只是巴里觉得,哈尔似乎在醒来后突然变得“难缠”了……

※提示:后续有彩蛋~

——————

巴里来回踱着步子,单调的脚步声是唯一陪伴他的东西。他仿佛掉进了黑洞,焦躁源源不断地被吸引过来,时间于他而言越来越慢。脚步声逐渐连成一片,他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影子在楼道里乱窜。

停下,巴里。深呼吸保持冷静。哈尔会没事的,只是个无害的小手术。

他慢下脚步让时间恢复到正常的速度。也许他该坐下来想想,等哈尔痊愈后他要说什么呢?

那应该会很尴尬。当哈尔的大脑恢复正常后他一定会为自己做过的荒唐事感到羞愤,亲吻自己的哥们什么的……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忘了这些,再回到和巴里勾肩搭背的关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生活会回到本来的样子,他们会和别的女人恋爱,各自结婚生子。这四个星期的记忆会被风化得模糊,最终变成一场久远错乱的梦。

是时候重新起飞了。哈尔·乔丹,最伟大的绿灯侠,他注定卓尔不群,在星际间播撒正义与勇气,为地上爬行的生物所敬仰。没人可以自私地把他拴在身边,他是理应属于天空、属于宇宙的。

巴里挨着墙壁坐下,疲惫席卷而来,浑身的肌肉都叫嚣着罢工。他不想看任何东西,不想听任何声音,对面白花花的墙壁注视着他,耳边只有心脏跳动的闷响。

心肌不知疲倦地舒张收缩,他们是唯一不愿罢工的。心口处隐约有点刺痛,好像那里开了个口子,有什么东西要生长出来。它飞快地长大而且势不可挡,最要命的是,它生根了。

他曲起一条腿抵在胸前试图阻止它长大。可他清楚地知道这是徒劳的,萌发的幼芽有击破砾石的力量,更何况人类的血肉之躯呢?

巴里觉得自己要暂时离开联盟了,他和哈尔都需要一些时间。

等待对于闪电侠来说是场折磨,巴里感觉自己快把一辈子的等待都用光了。

门里似乎传来脚步声,它越来越近越来越响,当它近在咫尺时突然停了下来。巴里从地上爬起来,站在门口屏住呼吸——门把转动着开了。

是钢骨。他把门在身后关上,没给闪电侠向内窥探的机会。

“所以……手术怎么样?”巴里把声音放得很轻,仿佛害怕惊醒了死神。

钢骨脸上出现了一瞬间的为难,它转瞬即逝,可闪电侠抓住了它。随后,生化机器人摇摆不定地说道:“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好吧,其实我并不知道这对你来说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无数种猜想在巴里的大脑中闪过,每一条都被打上了红叉——一个手术只有“成功”与“失败”之说,他想不到两者之间的第三种可能性。

“是这样的……”钢骨斟酌着说,“为了确定解药的计量我们先对灯侠的大脑进行了扫描……”

“这我知道,讲重点。”

钢骨迟疑了一下,然后好像下定决心般呼出一口气,“——我们并未在他的大脑里发现阴影!”

巴里的心脏跳快了一拍,混沌的头脑中有了一个模糊的猜想,而他摇晃着脑袋把它击碎了:“这话什么意思?”

“你一定明白的——这说明绿灯侠根本没有感染病毒。”

巴里的神速力大脑有了很长时间的卡顿。他浑身忽冷忽热,像被烧红之后又放进了冷水里淬火,躯体僵劲无法动弹。

“……一定是机器出了问题。”一股热意开始在巴里体内升腾。

“不会的,我们已经在S.T.A.R.实验室测试过20次了。”

钢骨认真的表情让巴里害怕,他真的不想听下去了,可声音仍旧冷酷地钻进耳蜗:“为了证实,我们还对灯侠的体液成分进行了检查——他的激素水平均趋于正常。”

热量从皮下渗透出来,他的眼睛仿佛被蒸干了,每眨一下都酸涩得难以忍受。

“听着,闪电侠……我知道这很出乎人意料,但你不能否认它就是事实。”

“不可能……”巴里的脸颊滚烫,他浑身都在抖,“这说不通!这解释不了他为什么会纠缠我!”

“如果你想要解释,你该亲自和绿灯侠谈谈。”钢骨指指身后的门,“他已经醒了但是精神状态很不好,蝙蝠侠正在……”

眼前红影一闪,他的后半句话被甩进巴里刮起的风里。

巴里冲到街道上却不知自己想去哪里,他只需要奔跑,让周围不断变换的景物冲散哈尔的影子。

每件事都混乱不堪,就像是一个愚人所讲的故事,充满着喧哗和骚动,却找不到一点意义。①

他感到一阵疼痛,但与身体无关。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一个月的荒唐竟然是一场哈尔·乔丹自导自演的戏,而他巴里·艾伦,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陪他乐呵的小丑!

全世界都在看他的笑话,而他还不知所以然地乐在其中。

巴里开始感到累了,腿脚的每一次迈动都沉重地仿佛灌铅。他奋力收缩隔膜好让更多空气流入肺部,可嗓子里好像有块石头哽住咽喉,令他窒息得想要流泪。

“闪电侠你在哪里?快回话!”耳蜗里的通讯器传来钢骨的声音,后面一片嘈杂还有其他人在交谈。

“你在听吗,闪电侠?”

“快回来!大伙都在担心!”

“闪电……”

“够了!够了!!”巴里从喉咙深处爆发出吼声,他想以此盖过耳边接连不断的呼叫。他不想回去,他人同情的眼神一定能在他身上烧出洞来!

前方的景物模糊了,巴里不知自己已经虚弱到无法看清的地步。他脚下忽然一软,猝不及防地扑倒在地滚出去老远。

通讯器里又有人说话了,这回是超人,他语气柔和地劝道:“不管你在哪请快点回来吧,绿灯侠正在……”

是在大发脾气还是又哭又闹?呵,随他去吧,他再也不会搅和这档子烂事了。巴里摊平身体面朝天空,直射的日光照得眼睛酸疼。他取下通讯器扔到一边,疲劳再次找上门来。他跑不动了,他需要躺下休息最好能睡上一觉。

一滴液体顺着额角滑下。是汗水吧……巴里困倦地想着。

你最好的休息是睡眠,你也常常渴望睡眠,可你又愚蠢地怕死,而死只是不存在而已。②

“巴里!”很远的地方忽然有人叫他的名字,一个红蓝色的物体飞近并落在他身边,“巴里,你还好吗?”

羞涩的梦神眨眼间消失,巴里用手遮挡住阳光,从指缝中看清来者是超人。

“你跑得太快我们一直没法定位你,刚才你突然停下我还以为……嘿,你真的没事吗?你的眼睛……”超人屈起食指在自己的眼睑上比划两下。

巴里摸摸眼睛发现那里一片潮湿,他尴尬地用手背抹掉眼泪:“我没事,一定是风吹的……”

说谎。巴里能在超人的眼神里读出这两个字。

“你想回去吗?我可以让钢骨开一个传送门。”

巴里点点头,而一秒后又慌忙摇头,他盯着地上的沙土含糊地说道:“我不想看见他。”

“真的吗?”

“他耍了我一个月,让全世界都知道这件蠢事,我的工作和生活都一团糟!我……噢上帝!我再也不想见到他……”

说谎。他用余光看到超人的眼睛这样说。

“我记得你说他每天都会准备好巧克力和晚餐等你回家,在卡片上写诗读给你。”超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巴里说。

“是,可那都是该死的恶作剧……”他继续盯着地面,想使劲把它看穿。

超人上前一步,目光比热视线更灼人:“但你想过吗,为什么他会用微薄的工资给你买巧克力,为什么他会学习做饭,为什么他会背诵冗长的莎士比亚戏剧?没人会为了一个恶作剧大动干戈。”

“因为他是个笨蛋……”巴里感到丧失了底气。

“不,巴里。你才是整件事里最笨的。”

他固执地盯着脚面,像鸵鸟把头埋进沙子,自欺欺人地回避近在眼前的答案:“你到底想说什么?”

超人的话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我只想问,你愿意回去吗?”

房间里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白色的墙壁上沾满单调的白炽灯光,白被单和天花板互相干瞪眼,医疗室里从来没有快乐的氛围。

四张病床有三张空着,最里面那张坐着一个男人,他面朝墙壁低着头,背脊弯曲成颓然的弧度。他是整间屋里唯一的活物,可医疗室并未因他的存在而添加多少生气。

门口有什么东西响了一下,很轻很快,但任何声音在这安静的屋子里都无所遁藏。

“巴里,我知道是你……”他背对着门口说道。

没人回答。

“如果你还在生气的话就揍我一顿吧。”

没人回答。

“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混蛋。”

没人回答。

“我知道你在那,拜托说句话好吗……”他把脸埋进手中,声音变得浑浊不清却很好地掩盖了话音里的颤抖,他的背影似乎更加萎顿了。

巴里的左手还紧紧攥着门把,如果情绪失控他就能以最快的速度跑出去。而此刻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教唆他冲过去给那个混蛋一拳,然后揪住他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这样做。

他听见哈尔的一声叹气。

“你知道吗,巴里?我最怕的一件事就是站在OA的大厅里看着战友的戒指从宇宙里飞回来落在地上。”他没头没脑地说出这句,“只有戒指丁零当啷地掉在地板上,而主人却不知道哪去了,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死了。”

“戒指永远认得回家的路,却不能像马匹那样把主人驼回来。每到这个时候守护者只会收起戒指寻找下一个绿灯侠。军团没有替死者收尸的惯例,绿灯侠是消耗品……哈,宇宙那么大,在哪找不到合适的人?”

哈尔从未用这种沉闷的语气说过话,声音像从枯井里传来,干涩又苦闷。巴里握着门把的手稍微松开了。

“没人会在宇宙里地毯式搜索你的尸体,谁也不会知道你究竟成了块宇宙垃圾,还是早就被碎尸万段。我时常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的戒指也像这样从天上掉……”

“不会的!”巴里慌乱地打断他,“你是最伟大的……”

“阿宾苏也是他们中最伟大的,可他最后还是死了!”哈尔站了起来转过脸,巴里觉得他似乎在这两个小时内苍老了十岁,“也许有一天,天上掉下来的会是我的戒指,巴里。”

他反正要死的,迟早会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一天。③

“我的每次任务都可能有去无回,我从来不敢和你说再见,因为我不能确定地告诉你我每次有多少生还几率。我要是死在了宇宙的哪个犄角旮旯里你就再也别想见到我了。”

明天,明天,再一个明天,一天接着一天地蹑步前进,直到最后一秒钟的时间;我们所有的昨天,不过是替傻子们照亮了到死亡的土壤中去的路。④

哈尔一步步走过来,他望着巴里的眼睛,不断缩短视线的长度。巴里警惕地瞪着他并再次握紧门把手。

“我很多次梦见自己死了,而灵魂飘回来。我站在你面前可你看不见我,我想触摸你但手臂径直穿了过去,我对你说话你也完全听不见。我急疯了却又无计可施,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还有多重要的事没对你说。”

他停在巴里面前,他们胸膛间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门把手还死死地捏在巴里手中,他用眼神告诉哈尔——别放肆,他随时都能开门逃走。

“你想说什么?”巴里不回避哈尔的目光,但心跳却像擂鼓般响亮。

哈尔靠近了一点,他的阴影落在他身上:“我爱你,从很久以前就爱上你了。”

眼前哈尔的面部轮廓变得有点模糊,巴里用力眨巴几下眼睛压抑住想要流泪的冲动,他用尽量不哽咽的声音说:“可是你骗了我……”

“对不起巴里,这是我唯一想到的能让你接受我的方式。”哈尔又上前一步看起来想要拥抱他,但巴里做了一个明显的开门姿势让他不要靠近。

哈尔退回去与他保持安全距离,巴里的一举一动都牢牢牵制着他。他无奈的神态仿佛正在努力向一只猫咪表示自己毫无恶意。

“其实在此之前我计划过无数种向你表白的方式……但没有一条能百分之百成功。”他抓挠几下后脑勺,“你是一个传统的好男人,很腼腆而且有点迟钝,我给过很多暗示而你总把它们当成‘兄弟的玩笑’。”

巴里想起来哈尔确实对他示意过几次,可谁会把一个笑得欠揍的人说的“我爱你”当真?

“我学着写情书,翻了很多诗集还有莎士比亚戏剧,但是最后它们通通变成了垃圾桶里的碎纸。我没有信心更没有胆量把它们交给你,因为一旦我搞砸了,我们的友情也会跟着玩完了。”哈尔小心地瞄了一眼门把手,巴里还紧握着它。

“我忽然意识到也许我永远不能抓住你——我根本没有时间陪伴你,只要戒指一亮我就得出发。我甚至无法保证每次离开地球都能活着回来,我连个承诺都不能给……”他难受地垂下眼睑,眉毛耷拉下来,“所以我撒了谎,借用弗雷亚星上对‘丘比特之箭’的传说演了一出戏……”

“只有装成一个疯子别人才不会介意你又疯又傻。只有当我病了守护者才会暂时给我放个假,让宇宙不再烦扰我,给我足够的时间留在你身边,用我酝酿过无数遍的方式让你知道我爱你。”

巴里看着哈尔真挚的表情反而更想给他两拳。一个月来他辛苦地回避滋生出的对哈尔的爱意,理智与本能扭打在一起拧成一团乱麻而他却没有足够的决心去一刀斩断。他费劲全力地挣扎,最终落得一个身心俱惫。如果哈尔能早些告诉他真相,他的一切纠结便都不复存在了。

“你是个混蛋。”水雾蒸腾出眼眶,他用指腹擦去。

哈尔回报给他一个带着微笑的拥抱,他的影子像令人安心的毯子铺在巴里身上,他们眼中映出对方的倒影。

巴里的左手从门把上滑落,他稍微抬起头望着哈尔的眼睛,那是一扇窗户,而窗里有一个局促不安的自己。

“你这个混球……”巴里咬牙切齿地说。

哈尔的眼睛弯了起来,胸膛轰鸣出温暖的笑声。两人的气息相互缠绕着融入空气,升腾的温度逐渐逼近一个危险的临界值。

“可以吻你吗?”轻缓的请求在房间回荡。

巴里深深地呼吸,他顺从地闭上眼睛……

◎后续

超人神清气爽地走在楼道里,身边忽然刮起一阵风,他听见风里有个人说:“嗨,克拉克。”

“嗨,巴里!情况如何?”巴里平时很少直呼他的名字,他暗自奇怪。

巴里停在他面前怪模怪样地耸耸肩,然后怪声怪调地说:“情况如何还用得着我通报吗,记者大人?”

克拉克正想问他什么意思,就见又是一道风刮在身上,还掀起了他的披风。巴里仍站在原处,只是手上多了一个录音笔。

“真没想到你会趴在医疗室的门上偷听!无良记者!”克拉克只眨了一下眼,录音笔就变成了地上的一摊碎零件。

巴里愉快地跑了,身后传来克拉克十万肺活量的嘶吼:“这是布鲁斯新送给我的!!!”

“因为你无聊又无意义的恶作剧,我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金钱去研制那根本不存在的解药,你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哈尔。”

“嘿!”绿灯侠不悦地叫起来,“那才不是‘无聊又无意义’的恶作剧!我追到了巴里,这就是意义,而且追求的过程十分有趣。”

蝙蝠侠面无表情地盯着自我感觉良好的绿灯侠良久,他从没见过这么蠢的人,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跟他交流。

“我说过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这一个月的值班都归你了。”跟蠢货说话就应该开门见山。

果然不出他所料绿灯侠抗议起来。

“我会让巴里陪你一起值班。”

又不出他所料绿灯侠安静了,而闪电侠目瞪口呆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也要受惩罚。哈尔抓抓额前的头发思索片刻后满意地笑起来:“成交!”

蝙蝠侠走出会议室时对身旁的超人说道:“已经替你报仇了,录音笔我会再给你买一个。”

“布鲁斯我爱……”

“闭嘴。”

【END】

【注释】

①出自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

②出自莎士比亚戏剧《一报还一报》

③④出自《麦克白》。这里的意思为,哈尔总有一天会死在战场,然后新的绿灯侠顶替上来,戒指一代代地传递下去,但每个灯侠最终都只有死亡。

P.S.《丘比特之箭》是我填的时间最长的一个坑,可能有两个月,虽然中间还停下来写了别的……而且填的过程中我无数次想过放弃,因为这种大量的心理描写和少女情怀【不】是我从未尝试过的,写起来非常苦手。但我坚持着写完了,不管写得怎样都要给自己鼓个掌【啪啪啪】!

这篇文就是我高中阶段的收官之作了,剩下的两个月要专心学习了,脑洞都留着写作文吧,亲们等我高考后疯狂回归【超人归来BGM】!!

   
评论(29)
热度(210)
所有CP可拆不可逆,洁癖请慎关!
文手,超级咸鱼,圈地自萌
【DC】halbarry、超蝙、21、kylewally
【OW】主藏源,R76
【Transformers】真人世 & TFP & G1,擎蜂、威蜂、击幕、MOP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