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TFP·擎蜂]被卡车碾过

※今天搬家结束,这两天天津爆炸了心情不太好……先放一篇很随性的文来告诉各位我还活着。

※TFP背景,部分设定取自真人世。

——————————

“爱情”是一个外来词汇,当拉斐尔指着电视上杰克和罗斯相拥的身影教给大黄蜂这个词时他懵懵懂懂地记住了。出于好奇他在互联网上搜索了“爱”字的解释——对人或事拥有的深挚的感情。于是他默默思考了半晌,他觉得自己爱拉斐尔,爱所有汽车人战友,爱他们的领袖……他认为爱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他爱某些人多些,爱另一些人少些。

他欢天喜地地找到擎天柱告诉他自己爱他,好炫耀一下这个新学的词汇。可他没有等到大哥的夸奖,擎天柱复杂地望了他很久,久到让大黄蜂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最终大哥开口了,语气复杂得令他听不懂:“你还小,大黄蜂……你没有分清爱之间的区别。”

难道爱有很多种吗?拉斐尔并没告诉他这个,他觉得爱就是爱,是和愤怒与快乐一样明确、具体的感情。大黄蜂又找到救护车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严厉的军医吓得扔掉了扳手。“你的CPU被卡车碾过吗,大黄蜂?!看来我要给你单独安排一次检查了。”

大黄蜂气恼地走开了。人类把爱奉为最神圣的感情,而他的赛博坦同胞们却避之而不及。他变成车型在荒漠间疾驰数里才驱散不快,回来后打算再也不提有关爱的话题。

救护车没有真的检查他的CPU,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着,好像那场谈话从没发生。可是擎天柱……大黄蜂隐隐感到擎天柱与自己之间竖起了一堵复杂的墙。那双温柔的光学镜不再注视他,他们的交集仅剩领袖与士兵间的命令与服从。

擎天柱带给他的距离感让他困惑,他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他想找大哥谈谈,却害怕雪上加霜。

可是战争没有再给大黄蜂犹豫的时间,威震天在地球安营扎寨并炸毁了汽车人的基地。汽车人载着各自的人类同伴四散而走,擎天柱留下断后生死不明。

大黄蜂迫不得已改变了涂装,这有效地避开了霸天虎,可是过于暗沉的颜色会使自身辨识度大大降低。没有通讯装置,寻找同伴犹如大海捞针。抱头鼠窜的日子不好过,他与拉斐尔相互鼓励,然而绝望依然日益强大。

每当黄昏的时候,大黄蜂喜欢面朝西方休息。贾斯帕有荒凉的平原,荒凉到连沙石都不愿落脚。可是大黄蜂喜欢一望无际的荒漠,因为没有山川遮挡的地平线上有最壮观的夕阳。被阳光烫红的云彩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天幕从火苗的缝隙间挤出本初的深蓝色,那辆红蓝相间的卡车出现在天上,轰响引擎向他驶来。就在卡车即将从身上碾过时,大黄蜂光学镜一花,幻象消失了。清洁液滴落在干涸的土地上,他抓起一把沙土将水迹掩埋。

大黄蜂爱他的大哥,纵使他不懂爱之间的区别,他也敢说擎天柱是整个宇宙中他最爱的生命。当擎天柱重新屹立在他们面前,他几乎失控地想扑到他的新品接收器旁大哭!但他仅仅站在跟前激动地全身卡顿,发出的电子音组不成句子。

擎天柱看着他突然笑了。死里逃生改变了擎天柱,他又能柔和地对大黄蜂笑了。角色奇妙地颠倒过来,大黄蜂开始回避,大哥的温柔来得太突然他只想静静。最终擎天柱还是逮住他,云淡风轻中还有笑容:“Bee,新涂装很漂亮……”

当晚他溜出基地,对着玻璃幕墙上反射的模糊镜像臭美。他不喜欢黑色,那是属于霸天虎的颜色,是死亡与混乱的颜色,可是现在他反而越看越喜欢。明天他要亲口告诉大哥他的新装备也很酷。

擎天柱的归来是场奇迹,然而奇迹不会每天发生,任何意外都可能夺去战士的生命。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上一秒和下一秒也许千差万别。大战的前夕大黄蜂竭尽全力想留在大哥身边,他想永远当他的小战士,当他的小尾巴,看他的面甲金属渐渐老化,听他的发生器出现苍老的杂音……大黄蜂甚至希望自己的光学镜能长在擎天柱身上,这样他就能每天每年看着他,如果有一天自己战死沙场,也能把大哥的身影永远定格在光学镜前。

只是大黄蜂没有料到那一天到得如此快。他手持星辰剑跃向他的领袖,却太过专注于前方没看到威震天举起加农炮对准了他的火种舱。

死亡来临时没有丝毫痛苦,火种之光熄灭了,他却在另一个世界苏醒。没有传说中的火种源和普神,只有最后一刻留在光学镜上的画面,和擎天柱绝望的吼声。大黄蜂有些遗憾,他本想在死时看见大哥微笑……

景物之间有了裂纹,它们忽然炸裂成碎片,拉长变宽连在一起快速地从大黄蜂眼前飞过。走马灯,原来赛博坦人也有这个。回忆像电路里涌动的电子流,数不胜数何其繁多。有不少记忆早已烂在芯片的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或者被加以密码深深锁住……然而此刻,记忆数据通通在走马灯里复苏,每一个音节都鲜活地如同亲临。

他听见某位诗人的句子:“爱便是你愿为他牺牲千万遍。”

虚无中他感到熟悉的悸动,来自燃烧的火种。触觉一路苏醒,指尖感受到坚硬冰冷的物体,他握紧星辰剑化作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刺穿威震天的胸膛。

暴君落入宇宙成为冰冷的钢铁,红色的光学镜紧紧盯着大黄蜂——威震天即使死了,他的余威也能穿透宇宙杀伤你。然而他毕竟死了……大黄蜂望着他消失在大气层中,不知大气的阻力能否将钢铁燃烧殆尽。他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

“我们回家吧,大黄蜂。”

小战士抬头看到大哥的脸庞,那张面甲被战争刻上了沧桑的印痕。他清楚地记得每道痕迹诞生的时间地点,它们因何而生,又是谁创造了它们,而今战争结束,大哥脸上不会再添新的划痕了。

没有过多哭泣或大笑的冲动,他仰望着领袖用自己的声音说:“我为你而回来。”

他们回到复活的母星,钢铁的星球焕然一新仿佛新生,只有夜空中的星星早已不是原来的陈列。宇宙在冥冥之中变化着,数以千计的恒星陨灭,千千万万的新星升起——百万循环后谁还幸存于世,谁和谁还能相守如初?

当夜他们肩并肩躺在飞船甲板上,满天星辰已组不成熟悉的星图。大黄蜂说,他想起地球的传说,死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握住擎天柱的手说:“大哥,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会变成星星守护你。”擎天柱紧紧地回握他,他转过身来看着大黄蜂,那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我是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大黄蜂出神地望着大哥的光学镜,那里只有一个自己。他们同时向对方靠拢,电波在两人间迸发出危险的高温——这一刻到了,他们心照不宣。

初次对接伴随着难以忽视的疼痛,过于小巧的机体像一叶扁舟在狂风骤雨中起落不定。他攀住擎天柱的肩甲,在散热风扇的轰鸣声中听到深爱之人的低语——“我爱你”。

清洁液不受控制地流下,大黄蜂许久没这样痛哭过了,他坚强地不曾在伤痛时哭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流光一辈子的眼泪时突然又笑了——他的走马灯剧场里没有比此刻更幸福的回忆了。

他早就开始等待这一天了,也许从擎天柱认命他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开始,也许从他焊上汽车人标志时开始,也许还要早,可能当他还是个记忆芯片未完全激活的幼生体,在远远地看到那个雄伟的红蓝色机体时……便已然开始爱他。

那辆红蓝色的卡车早已驶入他的火种深处,把厚重的爱意深深碾压在芯上,融进每根回路,神不知鬼不觉地长大膨胀,当他终于得以察觉时它已巨大得承载不下。

第二天大黄蜂重新上线,机体的酸痛几乎让他哭出来,那疼痛仿佛被卡车碾过似的。

但他确实被“卡车”碾过了,由内而外,彻彻底底地。他心甘情愿。

【END】

P.S.胜利的爱神没有坑!只是假期一直在读三国,不利于这些儿女情长【儿儿情长?】的写作……

   
评论(4)
热度(307)
所有CP可拆不可逆,洁癖请慎关!
文手,超级咸鱼,圈地自萌
【DC】halbarry、超蝙、21、kylewally
【OW】主藏源,R76
【Transformers】真人世 & TFP & G1,擎蜂、威蜂、击幕、MOP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