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Zootopia·狐兔]你愿意作我的……吗?【下】

※千年老坑终于填上了,动物城没多少人看了还是发上来比较好

※我一直是潜水侠来着……


上篇点这里→


————————


除了尼克和朱迪,没人知道那场转折性的情感喷发,ZPD的警官们只知道从某一天开始这对儿模范搭档看上去更加和睦了,仿佛两个度过磨合期的齿轮。

 

朱迪再也不会用门夹到尼克的尾巴了,他们的衣服上有着相同的薰衣草洗涤剂香味。听说每个休息日他们都会坐在沙发上吃着爆米花熬夜看一部枪战片,有时会不知不觉地一同睡过去,头顶着头,像两个背着家长通宵狂欢却没撑过午夜的孩子。

 

尼克的午餐里多了胡萝卜,具他说这是为了和搭档保持饮食上的默契……但朱迪就不行了,兔子的肠胃消化不了高蛋白的鱼肉,她在开会时就忍不住吐了出来,为此不得不回家休息。

 

“去你的‘饮食默契’……”朱迪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对尼克说。她的搭档特地请假回来照顾她,听见她的责怪也只是微笑着摸摸她的额头:“忘了吗?赤狐是杂食动物。”

 

 

朱迪警官一直没有男朋友,尼克警官也一直没有女朋友,并且近日动物城传起了这样的流言——朱迪和尼克同居了。也许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们都不着急寻找伴侣了。

 

是象警官把流言带进ZPD的,这位有着全警局最大块头的家伙也必然有一副大嗓门,他自认为的窃窃私语让包括朱迪在内的所有警官都听见了。

 

“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朱迪和尼克早就同居了!还记得那几次他们戴错对方的警徽吗,那不是恶作剧……”

 

每个人都停下手头的工作惊讶地看向他,然后又齐刷刷地去看朱迪——兔子的眉毛因不悦而扭在一起,她抱着双臂,一只脚飞快在地上跺得“哒哒”响。

 

“我们才没有同居,仅仅是合租!合租,我们平分房租住在一间公寓的两个房间里,仅此而已。噢……别摆出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不信你们问尼克。尼克!”

 

狐狸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悠然自得地戴着封闭式耳机听音乐,墨镜后的眼睛似乎是闭着的。无论朱迪用多大的呼喊他都毫无反应。无奈兔子只好语无伦次地向同事们解释,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是在“解释”而不是“掩饰”。

 

在闹哄哄的房间里尼克一直保持着惬意满足的微笑。如果朱迪再靠近一点的话她会发现尼克的耳机里并没有声音,他墨镜后的眼睛一直是睁开的。

 

 

时间仿佛在动物城中加快了脚步,一晃尼克与朱迪相遇有五个月零两天了,一晃尼克也已经33岁了。

 

尼克希望没人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因为他习惯了每次生日只有自己、芬尼克和一块巴掌大的小蛋糕。热闹的生日party不是他的菜,那往往代表着大量的花销、混乱的秩序和令人头疼的清理工作。生日于他而言已经成了一个符号,代表着“你又老了一岁”。

 

但很可惜,他有一个热情又从不忘事的搭档。一整天朱迪都在他身边兴高采烈地蹦蹦跳跳,仿佛过生日的人是她。

 

哦对了,他还有一个喜欢把所有事情都写在笔记本上的老水牛上司。虽然他总是“懒得说”,但今早开会前他还是代表所有ZPD同事祝了他生日快乐。

 

不知道这些人是从哪里得知他生日的,当他执勤回来时桌上堆满了礼物。送礼物的人一定没考虑狐狸的体型大小,他和朱迪再次租用了芬尼克的卡车把它们运回公寓。

 

牛警长送他一张夏奇羊的全球限量版专辑,虎警官送了一条虎纹领带(尼克表示不适合他),草原狼的礼物是一顶羊绒帽(这只狼和羊的关系似乎出奇地好),还有豹警官的巨无霸甜甜圈(比一个朱迪还大)……尼克拆开了所有礼盒,他数了数,几乎全警局的人都给他送了礼物,除了朱迪。

 

“那么,我猜猜看。”他凑近朱迪调侃道,“我的搭档有更棒的礼物要送给我,对吗?”

 

朱迪的耳朵抖了抖,她故意做出谎言被拆穿时的吃惊表情,然后变魔术般地拿出一个扁扁的物体。“算你猜对了一半,我确实有礼物要送给你,但不敢确定这是‘更棒的礼物’。”

 

尼克接过礼物,分量不轻,里面硬邦邦地似乎是一本书。书本用灰色彩纸包裹,红色彩带在正中系成一个蝴蝶结。真是奇怪的颜色搭配,尼克暗忖。

 

“快打开呀,礼物又不会自己蹦出来。”朱迪跳起来开始催促他了。

 

他慢条斯理地撕掉外包装,在他的余光中朱迪似乎比他还要期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盒子里只有一个普通到俗气的粉色本子,有着略脏的封面和皱巴巴的纸页,正中间是个胡萝卜logo。

 

尼克的耳尖抖了抖,在朱迪的眼神催促下他翻开了第一页。

 

“4月2日,星期日,晴。我告别了爸妈踏上通往动物城的火车,我的心在砰砰直跳,像小兔子们的脚步声。这条铁路曾在我梦中出现过无数次,而今天,它终于实实在在地铺在了我面前!

 

“我从没见过这么多动物,他们比书本上的插画更令人惊奇!在这里花豹不再是最大的动物,兔子不是数量最多的物种。每种生物都是那么的平等,每只动物的梦想都被倾听,因为这里是动物城,我们的乌托邦。

 

“4月3日,星期一,晴……”

 

尼克猛地合上本子,他的大脑开始混乱了。为什么朱迪会把她的日记本送给他?这是个恶作剧吗?

 

他捧着日记本瞪着朱迪,他想问这礼物究竟是为什么,却害怕问题一出口就变成责问。朱迪的耳朵不知何时低垂下来,她的双手绞在一起,脸上的绒毛在随着她的微笑颤抖。

 

“我知道你很疑惑,尼克。但是没错,这就是我的日记本。”她声音发着抖,很显然她也注意到了这点,于是她停下深深吸了口气,“我没有搞错,这也不是恶作剧,我只是希望送你一样与众不同的礼物。”

 

朱迪走到他面前把爪子搭到日记本上,她扬起头看着尼克的眼睛,虽然在这样近的距离与他直视有些困难:“我知道这样说很蠢,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在动物城里最信任的动物。我们一起工作和生活,我想象不出这世上还有谁能像你一样了解我。”朱迪握住他的那只手更用力了,尼克觉得她的眼睛比星星还亮,“这就是为什么我把日记本送给你——它记录着我的过去,而我愿意与你分享。我希望从此以后我们之间不再有秘密。”

 

尼克的耳尖难以自制地抖动起来,他掌中的本子仿佛散发出温暖甜蜜的芳香,像蒸汽一样升腾起来使朱迪的影像变成模糊的一团。他想伸出双臂把这团灰色的影子抱进怀里,让甜蜜的芳香浸润他们全身。

 

兔子紫色的眼睛眨啊眨,她仍在等待答案。尼克心里的话比他身上的绒毛还要多,可是词语到达舌尖时却只浓缩成了一句话:“谢谢你朱迪……这真是件超棒的礼物。”

 

 

尼克把礼物搬到自己的房间并全都随意扔在角落。只有朱迪的日记本被他带上了床铺,就着柔和的床头灯光读起来。

 

墙上的挂钟哒哒走着,这声音俨然成了尼克与现实世界的唯一联系。他仿佛走进了朱迪的回忆里,纸页上的文字蹦跳起来,鲜活的图景在眼前徐徐展开。他用她的眼睛看,用她的耳朵听,用她的心灵感受——这32年作为狐狸的是生命中似乎又多出了一只兔子的24年记忆,从此他们心灵相通。

 

当上帝创造这血腥又残酷的世界时绝不会料到有这么一天,动物们穿起了衣服,建起了城市,食肉动物与他们的食物成为挚友。当然,他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一只狐狸会爱上一只兔子。

 

事情起于朱迪的请求——“做我的搭档好吗?”尼克回忆着,她貌似是这么说的。不对,应该是“你愿意做我的搭档吗?”没错,他想起来了!你愿意做我的搭档吗?她是这样问的。

 

尼克为这微不足道的小成就欢欣鼓舞,这种纯粹到愚蠢的快乐就像儿童吃到油腻腻的蛋糕、婴儿握住五颜六色的玩偶。他关上台灯跌进床里,黑暗的天花板走马灯般投射出他与朱迪相处的所有瞬间,有些他曾认为自己早已遗忘的细节竟如复苏的泉水汩汩涌现出来。

 

“尼克,你愿意作我的搭档吗?”

 

“你愿意作我的室友吗,小萝卜头?”

 

身下床铺变得愈发柔软,他陷了下去,身体与心灵都深深地陷落了,也许再也爬不出来……

 

 

第二天朱迪准时起床了,当她习惯性地要去叫醒尼克时却发现餐桌上放着一张便条。

 

“抱歉亲爱的,突发事件,我向牛局长请了一天假。——尼克”

 

朱迪恨恨地把纸条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并狠狠地咬了一口胡萝卜——今天的任务汇报又要她自己完成了。

 

“你的年终奖金泡汤了蠢狐狸,别说我没提醒过你……”

 

 

今天朱迪很难集中注意力,因为她无法停止猜测尼克所说的“突发事件”是什么,以及为何他不以详情相告。她本以为昨天过后尼克与自己能更加亲密无间……

 

朱迪的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她烦躁地咬着录音笔的尾巴,仿佛这是一根真正的胡萝卜。

 

“我亲爱的兔子警官,是什么事让你烦心?”

 

朱迪从文件中抬起头,眼前是狡黠笑着的尼克。今天他没有穿警服而是换上初见时的打扮,夏威夷绿衬衫,蓝领带,米白的裤子,练笑容也是配套的玩世不恭。

 

“你到哪里去了!”朱迪气冲冲地嚷道,耳朵因激动高高竖起,“我们明明说好彼此之间再没有秘密,你忘了吗?”

 

朱迪的大嗓门儿让全办公室的警员都看了过来。然而尼克似乎一点也不尴尬,他仍散漫地微笑着,好像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我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了呢。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对你隐瞒。”

 

朱迪不满地抱起胳臂,斜着眼睛看他:“所以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喽?”

 

尼克咳嗽两声以掩饰想笑的欲望,他整整领带恢复严肃,虽然依旧看上去有些不正经。

 

“只不过去了趟珠宝店,别激动亲爱的。”

 

正要回到工作上的各位同事们全部因这句话重新竖起了耳朵。

 

“珠宝店?你去那里做什么?我记得你讨厌首饰。”

 

尼克没有立刻回答,他反而目不转睛地看着朱迪,像只捕食者打量自己的猎物,思考如何温柔地衔住她的脖颈。

 

“朱迪·霍普斯。”尼克突然沉沉地叫道,当朱迪正疑惑时他变戏法般地掏出一个小盒子并单膝跪下,“你愿意作我的妻子吗?”

 

一枚戒指躺在盒子中央,朱迪震惊的脸倒映在钻石无数个光滑的平面上。他抬头望向她,像位虔诚的信徒等待神明的圣旨。ZPD安静得能听到每个人的心跳,所有人的心率都重合在相同的节拍上,他们同尼克一起,忐忑并期待着。

 

“你愿意作我的……”

 

“愿意。”朱迪的声音很小,但这足以打断他。她从高高的椅子上径直跃下扑进尼克怀里,用最大的声音叫着:“我愿意!”

 

【END】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