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拟TF·复和]沿途风景

※注意:是高铁拟TF(i.e. Transformers)
※人物性格自设,祝食用愉快(◦˙▽˙◦)

————————

金凤凰在昏暗的车库里关闭主引擎,感受着身后的一节节车厢失去动力,变得沉重、麻木,最终与中央处理器中断链接。

他完全不想重启了,在接受了外部清洗和机体检修后他只想下线充电。但愿梦里没有一成不变的铁路风光、哭闹的人类幼生体、大声商谈的中年人……可是除此之外他还能梦到什么呢?流水线吗?呵呵,算了吧。

夜风轻抚,黑黢黢的车库里扬起味散的清洁剂味。金凤凰感到舒服极了,他的轴承终于不再过热,电荷顺着电路乖顺地流向蓄电池。忆苦思甜不是吗?有了工作的苦才能更加珍惜充电的甜蜜。

可是总有刁民想害朕!金凤凰被一通敲敲打打叫上线了。

“整啥玩意儿!”修长的高铁不悦地震动了一下,他有起床气的时候会忍不住蹦出东北话,“充电呢!”

“咱们好不容易有两小时可以一起休息,起来和哥哥说说话呗!”通体蓝白的小机体蹲在他面前笑得慈眉善目。

“我累,想多充电。”他连发声器都懒得用了,“全身零件都要报废了……”

“第一次感觉累是正常的~”对方继续微笑,“充电太多会爆电池的(并不会)。”

金凤凰的散热器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他不情不愿地变形,哪怕变得漫不经心,那个过程也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来和我说说,第一次跑长途感觉如何?”CRH3陪他一起坐在铁轨上,舒展双腿放松紧绷了一天的液压系统。

“感觉很累,很无聊,有时候车体內的动静让我恨不得变形把他们都扔出去。”“满脸写着高兴”的后辈发现自己胸前的车头窗框里有没擦干净的泡沫。他用手指去擦,却无法伸进缝隙。

金凤凰是个帅哥,机体高大,装甲流畅有形,和CRH3比起来他更像个战士,而非运输单位。CRH3不由想起自己累赘的“背包”——那些是受电弓和空调系统——让他在金凤凰面前显得不光矮,还圆……听说三位复兴号已经做到了把“背包”隐藏在风道系统中了。

哈!只能怪自己生不逢时。CHR3摇着头拍了拍晚辈张扬的肩甲,好看归好看,工作才是第一位的。

“等你以后习惯了,介都不叫事(sì)儿!”他用上了天津腔,不过只逗笑了自己。金凤凰用那双带有金色挑尾漆妆的光学镜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和自己没擦干的装甲缝较劲儿。

“哥,你是怎么坚持十年的?”

CRH3面甲上的笑容一滞,数据闪回到了2007年。时光荏苒,他们三位和谐号不知不觉已经走过了寿命的二分之一。

他想了想,说:“保持热爱,保持新鲜。每一次奔跑都能有崭新的发现。”

“我不明白。”金凤凰放弃了清理,“那些树啊田园啊楼房啊明明长得差不多。”

“那是因为你没有留芯。”CRH3从胸甲子空间里取出一块软布为他笨拙的弟弟擦拭水渍,“京广线路跨越6个省份,你会发现每一站都有不同的气候,每块田地都是不一样的植被。有些城市的楼房高耸,有些则低矮朴素。早晨还在干冷的北京,夜里就跑到酷暑的广州了。”

“下次跑长途时你可以放心把驾驶权交给人类,让神经线路接入车厢电力系统,去注意一下乘客们,听听不一样的口音。你会看到形形色色的穿着,闻到清淡或刺鼻的香水。用不了多久你便能判断出哪些人是旅游,哪些是出差。”

“长年在这条线上奔波,你会见识城市日新月异的发展。”讲到这儿,CRH3不置可否地笑笑,他头顶的小天线也跟着晃了晃。他收起软布,用手轻轻划掉钢化玻璃上的最后一块泡沫,金凤凰一激灵,他的面甲开始发热了。

“是啊,都十年了。”矮个子兄长后退一步,满目欣慰地欣赏着黄白相见的新机体,“真羡慕你啊,小凤凰,能跑那么多的城市,还有那么多未知等你探索。”

金凤凰低下头,他望着朦胧灯光下的CRH3芯中泛起悲凉。他还有30年可活,而哥哥只能陪他再跑10年。

时间比火车跑得更快,他们永远逃不过岁月的追捕。

“谢谢哥。”金凤凰摸摸兄长头顶的小天线,在对方抱怨之前变回车型,“晚安。”

“晚安小凤凰,明天继续加油。”

“高铁不需要油。”

“杠精。”

小巧的和谐号回到自己的轨道,爬在铁轨上进入了休眠。

金凤凰感受着夜风的抚摸,清凉之中唯有被软布摩挲的部位温热。他渐次关闭处理器,但愿梦里有葱绿的田野、低矮的民房、洽谈的商人、温婉的南方姑娘。

还有你,CRH3。

【END】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