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微博:天唱魔音_拆机办主任
AO3:WilliaminaZ
【变形金刚】至死不渝的补厨、蜂厨,主食威补、警蜂、补蜂、擎蜂
【DC】淡圈中,主食Halbarry、kylewally、超蝙

[脑洞·擎蜂]爱在图书馆

※超短
※拟人AU

大黄蜂喜欢上了一位学校图书管理员。

为了看到他,他每天都往图书馆跑,埋在一堆厚重的书中其实眼神一直在偷看坐在门旁桌子的他,看那高高的个子、宽阔的肩膀和脸上细小的皱纹……一直看到对方有所察觉才红着脸低下头继续看书。

大黄蜂每天都会借几本书,哪怕并不喜欢也要以最快的速度看完,只为了能在借书与还书时看到他对自己微笑。

就这样,从大一看到了大三,大黄蜂不知不觉中读完了上百本书,从一个无名小卒成长为优秀的学生会主席。有一天他终于提起勇气打算表白,在跑去图书馆的路上心中忐忑,如小鹿乱撞。

其实大黄蜂一直没有发现,每任图书管理员都只做一年,只有他一连做了三年。

【END】

[脑洞·擎蜂]娃娃脸与少年老成

※老人回坑,请多关照
※恶搞慎入,OOC,年龄都是我瞎编的(‘ε’)
※摘要:年轻冲动的领袖和搞事鬼bbb在赛博坦的第一次见面,他们之间一直有些误会。

————————
一高一矮两个汽车人,一个低着头一个抬着头,大眼瞪小眼。

擎天柱看着眼前圆脸圆眼的小个子,皱着眉头寻思:“铁皮怎么不讲规律招来一个未成年……”可是一想到接二连三的战役和愈发不够用的人手,擎天柱还是点头收下了这个小士兵。

年轻的领袖配上年幼的战士,他们碰出的“火花”堪比核武器爆炸。

今天擎天柱一进医务室救护车就头也不抬地说:“又来讲那个新兵的事?”

擎天柱没有吭声就当承认了。

“我提醒你,虽然这是战争年代但赛博坦的法律效应还在。”医馆阴恻恻地看了他一眼,“所以别对未成年下手。”

“这……你误会了,我今天来是只想问一个问题——我看起来很老吗?”

救护车用X光般的视线把擎天柱从头到脚分析了一遍,只耸耸肩就继续低头看数据了。

擎天柱扶住额头,不得不接受自己“显老”的事实……

那时的他还年轻,没有宠辱不惊的心态,所以当大黄蜂一开口就叫他“叔叔”时他内心仿佛发生了核爆炸——自己明明正当年,还做不了一个青少年的叔叔吧?

“擎天柱叔叔,资料库要怎么走?”

“进大厅右拐第二个房间。以后叫我大哥。”

“哦……大叔,库房密码是什么?”

擎天柱面甲一黑:“大叔太老了,不记得了。”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应该有人教教他怎么和长官说话,可是每当他看见大黄蜂圆圆的狗狗眼,听见他清亮的少年音就芯头发热、面甲升温,最后放任他去了……

“你太纵容他了,这是偏心。”救护车用这句话调侃他。

“他还是个孩子,要温柔点。”

“那你就继续当大叔吧。”

解铃还须系铃人,是铁皮把大黄蜂领进来的,也是他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擎天柱。

“哈!你被骗了,那小子三万年前就成年了!”铁皮粗犷的笑声回荡在靶场,“他在军校时就是个捣蛋鬼,因为搏斗和侦查技能出色才没被开除。我本来想提醒你,但是前线调动来得太突然,我就让大黄蜂一个人来找你了……”

不是未成年。擎天柱有那么一瞬间感到豁然开朗,仔细一想却更加来气——他凭什么叫我大叔!

第二天擎天柱在训练场碰见了大黄蜂,他的娃娃脸上满是人畜无害的笑容,门翼在背后快乐地扇动。“早上好啊大叔~”

明黄色的小个子突然被笼罩在巨大的阴影下,步步后退直到背靠墙壁。他慌忙用圆圆的眼睛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擎天柱,但这压根不管用——擎天柱不会再由他任性了。汽车人领袖用低沉的声音在他的接收器旁传达了一个危险的讯息:“今天我要彻底教会你叫我‘大哥’。”

救护车:“擎天柱你做得太过了。”

擎天柱:“……他已经成年了。”

救护车:“你不知道昨天下午他来的时候发声器都要冒烟了。”

擎天柱:“幸好他开始叫我大哥,不然你就得帮他换个新发声器了。”

【END】

P.S.个子高声音低的人永恒的怨念。

G1大哥声音好年轻但还是像大叔23333

❤有妹子为我画图了超开心!【跳起来

ash:

opb,碳基化😘拉拉小手
原文是@天唱魔音 姑娘14年的文
链接🔗走>http://tianchangmoyin.lofter.com/post/2e769d_19178aa 吃冰激凌真的好可爱呀
授权见图二

【变形金刚】旧文整理

学生狗沉迷学习忘了变5已经上映了……我说怎么老文都被翻出来了2333


稍微整理一下3年前变4时写的文(时光飞逝都3年了啊!

提示:分为真人电影世界观和TFP世界观

再提示:有车~


[真人世 无CP]Acting like a Robot


擎蜂

[TFP·擎蜂]被卡车碾过

(碳基化)[TF·擎蜂]过来,我告诉你

[TF·擎蜂]手拉手,好朋(ji)友


MOP(威震天x擎天柱)

[脑洞·MOP]4月1日

[脑洞·MOP]死对头是这样相爱相杀的


TFP(变形金刚领袖之证)高校系列

[TFP·高校·击幕]假如击倒是美术老师

[TFP·高校]假如千斤顶是化学老师

[TFP·高校·千救]假如救护车是校医

[TF高校·擎蜂]假如擎天柱是语文老师

[TF高校·MOP]假如威震天是数学老师

[TF高校]假如隔板是体育老师(多CP打酱油)


DinoSwipe(迪诺x横炮)

[DinoSwipe]胜利的爱神 【上】

[DinoSwipe]胜利的爱神【中】

[DinoSwipe]胜利的爱神【下·完结】


TFP 击幕(击倒x烟幕)

[击幕·拆卸]Luxury(PWP)

[脑洞·击幕]Say You Love Me

[脑洞·击幕]打不过就玩阴的

[击幕·拟人AU]Love You Like a Love Song【00~02】

[击幕·拟人AU]Love You Like a Love Song【03~05】

[击幕·拟人AU]当小提琴家成为街头艺人

[击幕·拟人AU]Destiny

提示:击幕的拟人系列坑很久了,我有时间就填……


其他CP

[TFP·CP大乱炖]拥抱短合集(1)

[TFP·CP大乱炖]拥抱合集(2)

[TFP·千救]芯塞每一天

[TFP·拆卸]当心身后(未知×击倒)

[TFP·友情向]Centries


节日贺文(姊妹篇)

[TFP·多CP]双十一怎么过?

[TFP·多CP]情人节怎么过?


奇奇怪怪的短篇

[TF微小说](脑洞+加吐槽合集)

[TF·脑洞]好PAPA

非原创,来自空间【我只是段子的搬运工】

高三随想录◎3 拟TF拆卸

[拟TF·拆卸]猜猜这次拟的是什么?

高三随想录7◎每天一考很酸爽


并不是按时间顺序排的,当时正在上高中写得好幼稚2333


考完试就去看变5啊啊啊啊!等我回坑!现在的我更强了!【叉腰】

[TFP·擎蜂]被卡车碾过

※今天搬家结束,这两天天津爆炸了心情不太好……先放一篇很随性的文来告诉各位我还活着。

※TFP背景,部分设定取自真人世。

——————————

“爱情”是一个外来词汇,当拉斐尔指着电视上杰克和罗斯相拥的身影教给大黄蜂这个词时他懵懵懂懂地记住了。出于好奇他在互联网上搜索了“爱”字的解释——对人或事拥有的深挚的感情。于是他默默思考了半晌,他觉得自己爱拉斐尔,爱所有汽车人战友,爱他们的领袖……他认为爱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只不过他爱某些人多些,爱另一些人少些。

他欢天喜地地找到擎天柱告诉他自己爱他,好炫耀一下这个新学的词汇。可他没有等到大哥的夸奖,擎天柱复杂地望了他很久,久到让大黄蜂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最终大哥开口了,语气复杂得令他听不懂:“你还小,大黄蜂……你没有分清爱之间的区别。”

难道爱有很多种吗?拉斐尔并没告诉他这个,他觉得爱就是爱,是和愤怒与快乐一样明确、具体的感情。大黄蜂又找到救护车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严厉的军医吓得扔掉了扳手。“你的CPU被卡车碾过吗,大黄蜂?!看来我要给你单独安排一次检查了。”

大黄蜂气恼地走开了。人类把爱奉为最神圣的感情,而他的赛博坦同胞们却避之而不及。他变成车型在荒漠间疾驰数里才驱散不快,回来后打算再也不提有关爱的话题。

救护车没有真的检查他的CPU,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傲娇着,好像那场谈话从没发生。可是擎天柱……大黄蜂隐隐感到擎天柱与自己之间竖起了一堵复杂的墙。那双温柔的光学镜不再注视他,他们的交集仅剩领袖与士兵间的命令与服从。

擎天柱带给他的距离感让他困惑,他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他想找大哥谈谈,却害怕雪上加霜。

可是战争没有再给大黄蜂犹豫的时间,威震天在地球安营扎寨并炸毁了汽车人的基地。汽车人载着各自的人类同伴四散而走,擎天柱留下断后生死不明。

大黄蜂迫不得已改变了涂装,这有效地避开了霸天虎,可是过于暗沉的颜色会使自身辨识度大大降低。没有通讯装置,寻找同伴犹如大海捞针。抱头鼠窜的日子不好过,他与拉斐尔相互鼓励,然而绝望依然日益强大。

每当黄昏的时候,大黄蜂喜欢面朝西方休息。贾斯帕有荒凉的平原,荒凉到连沙石都不愿落脚。可是大黄蜂喜欢一望无际的荒漠,因为没有山川遮挡的地平线上有最壮观的夕阳。被阳光烫红的云彩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天幕从火苗的缝隙间挤出本初的深蓝色,那辆红蓝相间的卡车出现在天上,轰响引擎向他驶来。就在卡车即将从身上碾过时,大黄蜂光学镜一花,幻象消失了。清洁液滴落在干涸的土地上,他抓起一把沙土将水迹掩埋。

大黄蜂爱他的大哥,纵使他不懂爱之间的区别,他也敢说擎天柱是整个宇宙中他最爱的生命。当擎天柱重新屹立在他们面前,他几乎失控地想扑到他的新品接收器旁大哭!但他仅仅站在跟前激动地全身卡顿,发出的电子音组不成句子。

擎天柱看着他突然笑了。死里逃生改变了擎天柱,他又能柔和地对大黄蜂笑了。角色奇妙地颠倒过来,大黄蜂开始回避,大哥的温柔来得太突然他只想静静。最终擎天柱还是逮住他,云淡风轻中还有笑容:“Bee,新涂装很漂亮……”

当晚他溜出基地,对着玻璃幕墙上反射的模糊镜像臭美。他不喜欢黑色,那是属于霸天虎的颜色,是死亡与混乱的颜色,可是现在他反而越看越喜欢。明天他要亲口告诉大哥他的新装备也很酷。

擎天柱的归来是场奇迹,然而奇迹不会每天发生,任何意外都可能夺去战士的生命。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上一秒和下一秒也许千差万别。大战的前夕大黄蜂竭尽全力想留在大哥身边,他想永远当他的小战士,当他的小尾巴,看他的面甲金属渐渐老化,听他的发生器出现苍老的杂音……大黄蜂甚至希望自己的光学镜能长在擎天柱身上,这样他就能每天每年看着他,如果有一天自己战死沙场,也能把大哥的身影永远定格在光学镜前。

只是大黄蜂没有料到那一天到得如此快。他手持星辰剑跃向他的领袖,却太过专注于前方没看到威震天举起加农炮对准了他的火种舱。

死亡来临时没有丝毫痛苦,火种之光熄灭了,他却在另一个世界苏醒。没有传说中的火种源和普神,只有最后一刻留在光学镜上的画面,和擎天柱绝望的吼声。大黄蜂有些遗憾,他本想在死时看见大哥微笑……

景物之间有了裂纹,它们忽然炸裂成碎片,拉长变宽连在一起快速地从大黄蜂眼前飞过。走马灯,原来赛博坦人也有这个。回忆像电路里涌动的电子流,数不胜数何其繁多。有不少记忆早已烂在芯片的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或者被加以密码深深锁住……然而此刻,记忆数据通通在走马灯里复苏,每一个音节都鲜活地如同亲临。

他听见某位诗人的句子:“爱便是你愿为他牺牲千万遍。”

虚无中他感到熟悉的悸动,来自燃烧的火种。触觉一路苏醒,指尖感受到坚硬冰冷的物体,他握紧星辰剑化作一道金光激射而出刺穿威震天的胸膛。

暴君落入宇宙成为冰冷的钢铁,红色的光学镜紧紧盯着大黄蜂——威震天即使死了,他的余威也能穿透宇宙杀伤你。然而他毕竟死了……大黄蜂望着他消失在大气层中,不知大气的阻力能否将钢铁燃烧殆尽。他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一只手按上他的肩膀。

“我们回家吧,大黄蜂。”

小战士抬头看到大哥的脸庞,那张面甲被战争刻上了沧桑的印痕。他清楚地记得每道痕迹诞生的时间地点,它们因何而生,又是谁创造了它们,而今战争结束,大哥脸上不会再添新的划痕了。

没有过多哭泣或大笑的冲动,他仰望着领袖用自己的声音说:“我为你而回来。”

他们回到复活的母星,钢铁的星球焕然一新仿佛新生,只有夜空中的星星早已不是原来的陈列。宇宙在冥冥之中变化着,数以千计的恒星陨灭,千千万万的新星升起——百万循环后谁还幸存于世,谁和谁还能相守如初?

当夜他们肩并肩躺在飞船甲板上,满天星辰已组不成熟悉的星图。大黄蜂说,他想起地球的传说,死去的人会变成天上的星星。他握住擎天柱的手说:“大哥,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我会变成星星守护你。”擎天柱紧紧地回握他,他转过身来看着大黄蜂,那是从未有过的坚定:“我是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大黄蜂出神地望着大哥的光学镜,那里只有一个自己。他们同时向对方靠拢,电波在两人间迸发出危险的高温——这一刻到了,他们心照不宣。

初次对接伴随着难以忽视的疼痛,过于小巧的机体像一叶扁舟在狂风骤雨中起落不定。他攀住擎天柱的肩甲,在散热风扇的轰鸣声中听到深爱之人的低语——“我爱你”。

清洁液不受控制地流下,大黄蜂许久没这样痛哭过了,他坚强地不曾在伤痛时哭泣。当他以为自己就要流光一辈子的眼泪时突然又笑了——他的走马灯剧场里没有比此刻更幸福的回忆了。

他早就开始等待这一天了,也许从擎天柱认命他为一个真正的战士开始,也许从他焊上汽车人标志时开始,也许还要早,可能当他还是个记忆芯片未完全激活的幼生体,在远远地看到那个雄伟的红蓝色机体时……便已然开始爱他。

那辆红蓝色的卡车早已驶入他的火种深处,把厚重的爱意深深碾压在芯上,融进每根回路,神不知鬼不觉地长大膨胀,当他终于得以察觉时它已巨大得承载不下。

第二天大黄蜂重新上线,机体的酸痛几乎让他哭出来,那疼痛仿佛被卡车碾过似的。

但他确实被“卡车”碾过了,由内而外,彻彻底底地。他心甘情愿。

【END】

P.S.胜利的爱神没有坑!只是假期一直在读三国,不利于这些儿女情长【儿儿情长?】的写作……

[TF·擎蜂]手拉手,好朋(ji)友

※拟人傻甜文,无肉
※大哥常年工作以至于对某些事完全不了解


明亮的穿衣镜前,一个金发少年正整理着自己的衣物。他一丝不苟地抚平衣裤上的褶皱,挑出每一根他所看到的细小绒毛,反反复复观察自己多遍,直到确定再无不妥,他才可夸张地打了个响指跑出房间。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好像将要奔赴自己心仪女孩的约会。

实际上,大黄蜂的约会对象是擎天柱。或者说,这根本算不上是约会。

擎天柱好不容易有了一天的休息时间,大黄蜂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死缠烂打说服了大哥陪他出去玩。可当擎天柱答应下来时大黄蜂还没想好要去哪,最后还是擎天柱提议去刚建成的美食街看看。

一路上大黄蜂高兴得手舞足蹈,看什么都觉得开心。今天天空真蓝,小草真可爱,路过的大妈真和蔼,换上休闲装的大哥真帅!

已经高兴得不知该把爪子放哪的大黄蜂想去拉擎天柱的手,可没想到擎天柱躲开了。他的语气很认真:“大黄蜂,这种行为在蓝星上只有情侣才会做。”

“才不是呢!”大黄蜂眨巴着眼睛显得十分急切,“幼生……不,孩子还拉妈妈的手呢!”

“那可是另一回事了。”

大黄蜂撇撇嘴。不让拉手手,伐开心……::>_<::

突然他眼前一亮,伸手去扯擎天柱的袖子。“大哥大哥你看!”顺着大黄蜂手指的方向,擎天柱看到两个亲密无间手拉手的女高中生……

“……好吧,我明白了。”看来大黄蜂找到了有力的驳论据——朋友也是可以拉手的。

于是乎,大黄蜂顺理成章地笑嘻嘻地拉住了擎天柱的手。

美食街是在一条步行街的基础上改建的,宽阔的街道上建起了一排排整齐的小吃摊,街两旁是层次高档的大饭店。这里汇集了世界各地的特色美食,你就是吃一天都吃不完。这对大黄蜂这样的吃货来说简直就是天堂!

大黄蜂用力握了握擎天柱的手,心中感动道:还是大哥懂我,我最爱大哥了~(>^ω^<)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擎天柱被大黄蜂牵着鼻子走。擎天柱对好吃好玩的没多大兴趣,平时总忙公事也没来得及对蓝星做太多了解。不过幸好有大黄蜂,活力十足的少年拉着他的手在小摊间穿梭,品尝所有他没见过的食物。

“老板,草莓魔芋香草巧克力我都要~”大黄蜂带着他来到一个冰淇淋车前,“大哥也要吗?”

擎天柱看了看车里五颜六色的冰淇淋。垃圾食品,易导致肥胖,作为一个战士他应和一切不健康食品绝缘,所以他摇头拒绝了。

在他们等待冰淇淋时,擎天柱注意到旁边有两个人类少女正兴趣盎然地看着这边,还不时指指点点。看着她们的样子,擎天柱的脑海里不由蹦出了一个地球词汇——花痴。他比对了一下她们视线的方向,然后一下子明白过来——她们正在对着大黄蜂犯花痴呢!

大黄蜂确实是个阳光帅气的少年,会受到少女的青睐是很正常的,但擎天柱气不打一处来,转过头向两个少女投去警告的眼神。少女们还算机灵,抱歉地笑笑便走开了。

他们继续手拉手往里走。一路走来,擎天柱发现越来越多的“花痴少女”。他感觉自己快被花痴们目光散发出的热度灼伤了,而目光的焦点大黄蜂却毫无察觉,依旧悠闲自得地吃着冰淇淋。

“大哥要尝尝吗?真的很好吃!”大黄蜂向他举起冰淇淋,期待的眼神让他不忍心拒绝。于是他用空着的手握住大黄蜂拿冰淇淋的手,送向自己嘴边,伸出舌头舔了一小口。

“咔嚓——”

两人齐齐循声看去,发现前方有个女孩,那“咔嚓”声就是从她手中的相机发出的。女孩先是惊恐了一下,估计是没想到会发出声音,然后她俏皮地一吐舌头,飞快地逃走了。

大黄蜂还不明所以地问怎么了。擎天柱内心已经已经咆哮了。他的小侦察兵什么时候这么有魅力了?带着上街都有人来抢了……



太阳渐渐爬到最高点,人们的影子慢慢缩回脚下。中午是最热的时候,可在中午来临之前擎天柱已经被人类少女的热视线烧得浑身冒烟了。

大黄蜂拉着擎天柱进了一家中国饭店,他说中国菜是出了名的好吃,今天一定要尝尝。

“地球通”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菜单到手没有几分钟大黄蜂就点完菜了,擎天柱扫了一眼,全是没见过的菜,红红火火得令人垂涎欲滴,眼花缭乱不知从何下手。

菜上来后大黄蜂再次施展地球通的神力——他居然会拿筷子!虽然饭店很贴心得在桌子上贴了筷子的拿法,可是没有经验的人一时半会是学不会的。擎天柱这顿饭吃得那叫一个痛苦,完全没有精力去品尝美味。最后大黄蜂干脆坐到他旁边亲自喂他。

正当大黄蜂嘲笑他手笨时,一个服务员过来打断了他们。

“抱歉打扰了,先生们。今天是‘七夕节’,也就是中国的情人节,我们特地准备了几件小礼物,就是这个,牛郎织女的项链,送给你们,祝你们节日快乐。”服务员甜甜地笑着。

“Wow!看样子棒极了!”大黄蜂接过项链爱不释手,可以看出饭店在这件礼物上花了些功夫,做工精致,图案精美。大黄蜂带上了织女的那个,不顾擎天柱的拒绝,把牛郎的也给他带上了。最后还不忘拿出手机把他们带着项链的样子拍了下来。

回去的时候擎天柱感觉那种可怕的目光更加热烈了。

到家之后他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陪大黄蜂出去玩一趟比跟威震天打架还累……〒_〒



第二天早上,擎天柱正喝着咖啡看着报纸,手机却突然“嗡嗡”振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救护车发来的信息,还是彩信。一般救护车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扰他的,莫非今天有紧急事件?他打开彩信,可看到的内容让他差点一口咖啡喷到手机上!

那是几张截屏,昨天不知是谁在美食街偷拍了他和大黄蜂并发到了推特上。图一,他们手拉手(文字:今天看到了一对);图二,大黄蜂开心地举着冰淇淋,他握着他的手舔冰淇淋(文字:在美食街,好可爱的身高差!);图三,大黄蜂笑容满面地他吃饭(文字:贤妻良母般的小少年,心要融化了~);最后一张……等等,那不是大黄蜂和他戴着项链的自拍吗(文字: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哦,亲爱的服务员送我们礼物了呢。我和大哥都帅呆啦~\(≧▽≦)/~)?!

彩信的最下面一行,救护车说:“擎天柱,你和大黄蜂之间……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吗?”

刹那间擎天柱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路上有那么多奇怪的少女,为什么服务员会送给他们情人节礼物……

“大黄蜂!!!”擎天柱喊威震天时都没这么用力过。

大黄蜂刚睡醒,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擎天柱把手机放到他眼前:“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哦……”他打了个哈欠,“那对项链挺好看的,我就发到推特上了。”

“……”擎天柱后悔死了,昨天自己真不该听大黄蜂的话跟他手拉手。

熊孩子,我再也不会听你胡扯了!


【END】2014·8·2 七夕节


po没见过推特,所以就按微博的格式写了……
感觉变成言情了,好讨厌啊😖
发得有些晚,不过还是要祝大家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