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击幕·拟人AU]Love You Like a Love Song【03~05】

雷!慎点!脑洞这么快就用没了,这神转折我也是醉了。虫子多我明白,只能留到后面给自己圆谎了……


——————
03.
那个神秘的年轻人今天会不会来?烟幕一整天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很遗憾,他没有出现,也许昨天他只是碰巧路过呢。

“你的琴,漆色很独特。”神秘人的声音伴着天花板上摇晃的灯光飘来,好听得让他恍惚。他承认那是他听过的最好听的男声,不知墨镜后的那张脸是否也一样动人呢?

他看向墙上的海报,画中的男人含情脉脉地望着他,不管你从哪个角度看去,他都会深情地注视着你。这位“小提琴界的情歌之王”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据说,他本人比照片上的还要好看,真想亲眼得见……

音乐会就在今天举行,而烟幕攒起来的一千多元钱已经拿去交房租了。他颓然地摔回床上,把那盏顶灯当成舞台的镁光灯,想象着指挥家一甩指挥棒,舞台上爆发出震彻苍穹的力量……台上有一个红发红衣的男人,演奏着不同的音符,游离在乐队之外,勾起唇角陶醉在音乐中,偶尔慵懒地看一下指挥,却依然能与音乐配合得天衣无缝。

烟幕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里有首柔美的情歌。



04.
赛博坦的秋季是短暂的,一场秋雨一层凉,估计下完这场雨,冬天就该到了。

今天的色调是灰色的,路上行人把自己包裹得严实,雨伞下的脸也有如头顶的天空一般阴沉,他们脚步不停来去匆匆,都急着回到一个温暖的避风港。

而可怜的烟幕正蹲在墙边搓手指,还不时往上哈几口气。昨天忘记看天气预报,他只穿了一件蓝色的薄衬衫,还没带雨伞,外面雨下得那么大,要是淋雨回去一定会感冒……他已经穷得生不起病了!他只能蹲在这里等待雨停再回家。

可老天像是故意要难为他似的,等了一个小时雨势迟迟不减。他开始着急,如果这雨下一整夜怎么办?少年把脸埋入臂弯,听着时间滴答流逝的声音,耳边渐渐安静下来。



05.
“喂!”有什么人在踢打他的身体,带着恶意的力度,“起来流浪汉!”

烟幕这才发现自己睡着了,颈椎手臂双腿都酸痛着。他睁开眼,看见自己正被几个奇装异服的青年包围着,为首的一个叼着烟,自认为很酷地把烟圈吐在他脸上。

“看你穿得挺干净,应该没多穷吧?知不知道在这儿过夜可是要这个的……”青年捻捻手指做了个“money”的手势,“懂了吗?”

四下里已经没有了人,只有他与四个混混。“抱歉,我没钱。”

“骗谁呢?玩得起乐器,穿得起干净衣服,怎么会没钱?”他踢了踢地上的琴盒,“要不咱们搜搜看?”

没等烟幕说声“不”,旁边两个青年已经抢过他的背包和琴盒粗鲁地翻找起来。他大喊着扑过去,却被一脚踹翻在地。背包里零散的钱币洒下来,硬币在地面上磕出清脆的声音;小提琴被取了出来,棕黄色的琴身反射出颤抖的光芒。

“别碰它!”瘦弱的躯体扑向那个手握提琴的青年,像只发狂的老虎将他推翻在地。烟幕用力抠着他的手指试图夺回小提琴,可强壮的混混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站起来又狠狠补了一脚。

混混青年拍拍裤子上的尘土,他的指关节上多了几个红色的印子。他打量着手中的小提琴,眼神像看着一块朽木:“竟然愿意为了一把破琴挨揍?哈!老子这就砸了它!”

“不!!”

木板木屑摔得到处都是,失去拉力的琴弦难看地弯曲,天籁之音的创造者变为了一堆垃圾。

烟幕跌在地上,仿佛有人抽走了他的全部力量,他的坚强与意志全在此刻崩塌。他扑倒在提琴残骸前,双手颤抖着抓起支离破碎的部件企图把它们拼回原状。尖锐的木头扎破了他的手掌,他在抽泣。

青年们带着他的钱走了,离开时还发出骂骂咧咧的嘲讽。少年单薄的身体蜷缩着,像片凋零的树叶。哭声撞上墙壁反弹回来,好像无数的幽灵在齐声叹息。

混混离开的方向又传来脚步声,有人跑了过来。脚步停在他面前,人形的阴影笼罩住他。

“走开……”

人影蹲下身安静地看着他,烟幕看到他黑色风衣的一角。

黑衣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他在通道入口处听到了四个流氓打扮的青年的谈话。他本来想说“别哭了,一把琴而已”,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一把琴,这是一个街头艺人用来谋生的东西,是他的灵魂伴侣,是他全部家当中最昂贵的一件。他看见少年手中那块琴板上贴着的纸条上的字迹……

他突然夺过少年手里的琴板,把它放进琴盒里。少年惊异地大叫起来,伸手阻止他的行径,而他拍开他的手自顾自地把提琴的残骸一一装进琴盒里,摆成一个不像样的提琴形。

“唔……相对于修理,我还是更擅长破坏。”他看着琴盒里的东西开起玩笑,“好了小子,把眼泪擦干净站起来,带上你的琴跟我走。”

烟幕瞪大眼睛,他想从黑衣人的眼中看出他的企图,可是他戴着墨镜……他警惕地后退一步:“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你要带我去哪?”

黑衣人摸摸下巴,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回答这三个问题。最后他无奈一笑,投降般地耸耸肩并摘掉了墨镜。

烟幕吸了口气,那张脸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那双暗红的眸子顾盼生辉,里面映出了自己的影子。流言千真万确,他本人比照片好看无数倍。烟幕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我叫击倒,是个小提琴家。我不是坏人,我想也许自己能帮你……嘿!你还好吗?”

呆滞的烟幕看到击倒的手在眼前挥了挥,他满脸泪痕的呆熊样让对方笑出声来。他被击倒带着走向另一端出口,他听见击倒的自言自语:“这小子被我的帅气折服了么?嗯哼,一定是。”

午夜的大街空旷漆黑,楼房零零星星凉着几扇窗,只有路灯还尽职尽责地照亮黑暗。这座城市的人们都窝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美梦。

哭泣使烟幕更加怕冷,他抱紧琴盒试图抵御寒风的侵袭,加快脚步离击倒近些。

“到了。”路灯下一辆红色的阿斯顿马丁发出开锁的鸣笛声,“上车吧小子。”


【TBC】

最讨厌自己这点,虎头蛇尾,写文靠灵感,灵感没了就只剩雷点了。也许度过这段瓶颈期会好一些。要是写到后面反响实在不行我就停更吧。这是个不错的梗我不会轻易坑了,也许大改一番以后还会出本子。

都怪我读书太少,后悔了……

   
评论(9)
热度(48)
所有CP可拆不可逆,洁癖请慎关!
文手,超级咸鱼,圈地自萌
【DC】halbarry、超蝙、21、kylewally
【OW】主藏源,R76
【Transformers】真人世 & TFP & G1,擎蜂、威蜂、击幕、MOP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