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DinoSwipe]胜利的爱神 【上】

祝盐巴生日快乐~\(≧▽≦)/~  @偷西瓜的盐【迟到又拖沓的生贺……】

※拟人AU:青年画家x轮滑少年

※CP:迪诺/横炮(微路蜂)

※分级:PG

※警告:bug绝对有,为了让迪诺更像个意大利人我OOC了,再加上是拟人AU其实完全可以当原创文来看……

————————

当那个红头发的意大利男人向横炮要电话号码时,他逃得比兔子还快。铁皮说要是他能把当时的逃命精神用在比赛上,别说全国赛,就是世界大赛拿个冠军也是绰绰有余的。

“你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跑是很不礼貌的。”大黄蜂抱起胳膊,横炮不用看都知道他又在模仿擎天柱了。

“可是越洋电话好贵……”

“喂喂喂,这不是重点好吗!”大黄蜂换下擎天柱范儿,改成一张八婆脸,“他在向你搭讪,他想约你。”

“约我干吗?”

“干任何事!他可以约你去吃饭,去看电影,去海洋博物馆,或者拉着你的手去海边,最后带你到酒店……”横炮眼疾手快堵上大黄蜂的嘴。他一直没想明白为什么正直的擎天柱会教出这么个没下限的学生。

不过有一点大黄蜂是说对了,那确实是搭讪。下午他坐在公园的台阶上换轮滑鞋,他用余光注意到台阶不远处有个红衣服的男人正看着他的方向。然后男人向他走来了,径直走到他身边操着醉人的意大利英语说道:“兄弟,我观察你很久了。你有一双完美的脚!”横炮手一抖差点没拿住鞋,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遇上足控变态。他道了声谢低头继续,如果对方识相的话会自己走开的,然而那个意大利人直接跳下台阶坐到他旁边。他有头罕见的红发,一双纯蓝的眼睛打量着他。

“我想我们见过。”意大利人正色地说。

这种老掉牙的搭讪方式是百分之百泡不到妞的……而且他是男的。横炮感到尴尬,那个意大利人仍然盯着他看,可他完全不知该如何回应。

“等等,我想我知道在哪见过你了。”意大利人凑近他,“你让我想起卡拉瓦乔①的《胜利的爱神》。”

“你到干什么?”

“可以告诉我你的号码么,英俊的爱神?”

横炮感觉脑袋里有什么东西爆炸了,轰隆一声,吓得他拔腿就跑了。

卡拉瓦乔是谁?两天以来这个名字总是在横炮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很好奇《胜利的爱神》是幅什么样的画,那位爱神是否和他一样帅气呢?哈哈!

“大黄蜂,电脑借我用用。”

正在打游戏的小个子闻言一把将电脑合上警惕地抱在怀里:“不要!”

“……查个东西而已,五分钟都用不了。”

大黄蜂坚定地摇头。

“存了不好的东西对吧?”

心虚地摇头。

“我保证不乱翻!你可以在旁边看着!”横炮拍胸脯保证。

“第一次你把水洒到我键盘上,第二次你把我写好的论文全删除了,第三次你点开了一个黄色网站导致我的电脑中毒,格式化之后所有文件都不见了!你是个扫把星,我不借!”

横炮双手合十放下身段好言相求:“可是我没有电脑,咱俩室友一场你就……”

咣!大黄蜂带着笔记本电脑开门跑了。

“操!”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横炮去了图书馆,因为大黄蜂告诉他那里有电脑可以免费上网。虽然他已经在赛博坦大学读书两年了,可对于一个胸无大志学渣来说图书馆还一直是个未知的存在。

然而当横炮打开电脑浏览器准备输入关键词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卡拉瓦乔”怎么拼写……

在图书馆向人请教单词拼写的问题是不是太low?横炮左看右看确保没人后他从电脑显示器后探出身子:“嘿,对面的……”

对面的人抬起头,一下子两个人都愣了。

横炮受到了惊吓,生活竟能如此巧合,对面那个红头发的意大利佬由惊转喜,他抬起一只手晃晃:“Ciao~你也在这里?真——是——巧啊!”

“你在我学校的图书馆里做什么?!”横炮指着他的鼻子嚷嚷,年迈的图书管理员愤怒地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意大利人夸张地举起双手投降:“别这么凶啊亲~我是赛博坦大学的交换生,美术专业,交换时间是一学期,在此期间我可以随意进出你们学校的各个区域……顺便,我叫迪诺,你呢?”

“……横炮。”

“刚才你叫我?”

“哦,是啊!我在找……找……”找一个叫卡拉瓦乔的画家,为了一个陌生人的赞美。

“我不在乎你在找什么,”迪诺单手托腮甜蜜蜜地望着他,“因为你找到了我。”

横炮感觉自己受到了10点伤害!

“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

“……”

“我请客。”

“好……”

相处一段时间后横炮发现迪诺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人。他的意式逻辑思维非常有意思,有些蠢但是很可爱。横炮喜欢和他待在一起,迪诺是他这辈子最喜欢的朋友。

说来也挺丢人的,横炮活了20年根本没什么朋友。五岁前的事他一点也不记得了,自从父母死后他就拒绝再去回忆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他跟着舅舅家长大,生活很清贫,他们总是搬家寻找新工作,每段友情长不过一年。

横炮知道自己欠舅舅的情一辈子也还不完,他本来应该进孤儿院的,是舅舅硬把他捞出来带在身边养大。所以他从不开口要东西,就连轮滑鞋也是自己攒钱买的二手货。轮滑队的同学经常拿着崭新的铝板x7嘲笑他脏兮兮的塑料x3。但是那又怎样?结果不还是被他以半圈的优势虐哭?

后来横炮凭借轮滑进了赛博坦大学,结识了室友大黄蜂——小土豪、优等生、刀子嘴迫击炮心,天天黑他智商,即使两人朝夕相处横炮也不爱跟他玩。

可是迪诺呢,不黑他不嫌弃他,反而一个劲夸他,真诚到不容他质疑。他专心听他讲的每一句话,当然也要求他同样专心地听自己讲话……整整两个月横炮都生活在夸奖的狂轰滥炸中,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感到前所未有地暖心。

但横炮还是觉得有点可惜,一是可惜没能早点认识迪诺,二是可惜迪诺不是个女孩子。

他俩的友谊是建立在咖啡之上的。横炮不懂艺术,由于国籍问题经常互相get不到笑点,但至少喝咖啡能随叫随到。迪诺开玩笑说他们意大利人每天工作四小时,吃八小时,来了美国后就找不到人一起喝下午茶了。

反正横炮挺喜欢他,为了陪他,翘课也愿意。

“你们美国人对咖啡的品味烂爆了!”迪诺看着横炮桌前的拿铁说道,“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在速溶咖啡的荼毒下长到这么大的。美国的快餐文化太可怕了,你们甚至没有coffee time!”

横炮翻了个白眼,他是很喜欢迪诺,但每次他们一起喝咖啡迪诺都会说同样的话,如果不加阻止他就会一直手舞足蹈地blabla下去。

大黄蜂说意大利人没有手就说不了话,反正每次一听迪诺讲话横炮都恨不得找根绳把他的手捆起来。

“咳咳!我说……”横炮咳嗽两声强行转移话题,“意大利明明有最顶尖的艺术,你为什么还要来美国?”

一提到艺术迪诺就停止抱怨,他看了横炮一眼,充满“小屁孩不懂了吧”的装逼与霸气。他端起杯子啜了一口咖啡淡淡地说道:“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你们有钱人就是任性!”横炮瘪瘪嘴,郁闷地把脸转向另一边,留后脑勺对着迪诺。

迪诺大笑起来拍拍他的肩膀。他喝光杯子里的咖啡,从椅背上取下红色的夹克衫随意披到肩上对横炮说:“想跟我去海边写生吗?”

海滩上并没有很多人,因为周二的时候大家还都忙于工作。柔软金黄的沙滩在海浪的爱抚下勾起人浪漫的畅想,海滩是艺术家的灵感之乡。迪诺支起画架铺开画纸,用铅笔描出海浪沙滩的交界,再几笔勾成房屋、游人、遮阳伞。

同样是笔,放在画家手里就一把开启新世界的钥匙。横炮不由想起一句话:有三种人的手最神奇——医生、音乐家和画家。

横炮审视着自己布满伤痕的手,那些都是他在街头练习轮滑时挂的彩。他一直把这些伤疤称为“男人的勋章”,并且总喜欢在摇摆替自己包扎伤口时嘲讽他白净的双手。可是摇摆能稳稳地握住手术刀妙手回春,迪诺能化腐朽为神奇,让一张白纸的价值升华。

他盯着迪诺移动的右手,注意到他的关节处有长期持画笔磨出的硬茧。

“我有没有说过你手掌的比例非常漂亮?”迪诺冷不防地开口,眼睛没离开画纸。

“没有……你说真的?”横炮吃了一惊,好像迪诺读了他的心思。

迪诺转过脸来眨了两下眼睛:“是的,画家的眼光绝对没错!”

横炮摊开手掌仔细端详,他当然看不出什么比例,只不过那些大大小小的伤疤倒不再刺眼了。

谁也解释不了横炮为什么会从滑道上飞出去。有人看到他盯着自己的手傻笑,喊他就跟没听见似的,然后直接撞上护栏以极为壮烈的姿势摔了个惨。

大家手忙脚乱地围过去又不敢轻易碰他,铁皮让人打电话叫急救,结果横炮头破血流地坐起来了,手一挥潇洒道:“不用了师父,你扶我回宿舍就行。”

铁皮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对着一个伤员也不好动手揍他。这小子受了伤从来不去医院,因为心疼花钱,受伤了他只找摇摆。而摇摆呢,横炮一个电话打来他就提着医疗箱过去了。铁皮私下跟救护车反映过,说摇摆那孩子不会是喜欢横炮吧,不然怎么这样任劳任怨?虽然作为导师救护车无权干涉学生的感情生活,同性恋就同性恋吧,但是太高调对为师的名声多不好……

然而摇摆的解释是——学校的实验品太贵,横炮是个免费练手的活靶子。

救护车和铁皮听完相拥而泣。算了,两个穷小子你们开心就好……

铁皮把横炮扔到客厅沙发上就走了。没一会摇摆来了,两人心照不宣连招呼都不用打,摇摆稍微观察了横炮的伤口就开始从小急救箱里拿工具。

横炮很幸运地没有骨折,也没有脑震荡,只是头部磕破皮流了血,右手腕有些扭伤。摇摆手脚麻利地包扎好额头,抬起他的右手准备上药。

“嘿!摇摆,你觉得我的手好看吗?”横炮突然把右手举到他眼前。

摇摆看都没看:“呵呵。”

横炮誓不罢休地把爪子往他跟前伸:“我是问比例!比例!”

“不知道!”摇摆一把拍下他的手,拿出药和纱布开始包扎,“我视网膜上又没标刻度。”

两人正说话的当口突然有人敲门。“当当当”不急不慢、不大不小、彬彬有礼的三声,绝不是大黄蜂那个精力旺盛的家伙。屋里的两人对视一眼,摇摆起身去开门。

“Ciao!我来找横炮~”浓郁的意大利风味英语从门缝里飘来。横炮一个机灵坐直了,他不记得告诉过迪诺自己的宿舍位置。

“我问咖啡店里打工的姑娘知不知道那个踩着轮子的灰毛住在哪,她就直接给我画了个草图。”迪诺从兜里掏出一张画着简易纸地图的纸,“哟!姑娘在纸的背面留了电话号码!”

迪诺绕过摇摆进屋,在看清横炮的伤员扮相后吃了一惊:“Oh, dio!②你和人打架了吗!?”

“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不要紧。摇摆已经替我包好了。”

“感谢你,美丽的医生。”迪诺拉起摇摆的手行了个吻手礼,“你的灵魂和职业一样圣洁美好。”

摇摆不动声色地瞥一眼横炮,他的脸色好像黑下去了……

“我明白了。”摇摆把手抽走,快速地收拾好东西走了,“再见。”

横炮茫然地看着摇摆离开:“……明白什么了?”

“没什么。”迪诺接过话来,“不管怎么说你放我鸽子了,咱们约好今天下午去博物馆的。你太不小心了,让如此漂亮的额头被掩盖在纱布之下真是罪过啊……”

“可以闭嘴么!”横炮再次受到10点伤害。

“即便如此,”迪诺捧着他的脸转向自己,“你也依旧英俊,我的爱神。”

“咣!!!”一团黄黄的东西破门而入。简单粗暴、没有礼貌、干净利索,这次来的才是大黄蜂。

大黄蜂在门口站了三秒,揉揉眼睛确定沙发上的两个大男人不是幻觉后当即指着迪诺和横炮脱口而出:“Yooooooooooo~”

迪诺云淡风轻地松开横炮,还面带微笑地问道:“这位是谁?”

“啊?”横炮觉得自己的脸被煮得滚烫,估计脑子已经烧糊了,“……这这这是我室友大黄蜂。”

“大黄蜂?很可爱的名字。”迪诺站起来饶有兴趣地打量这个小个子,而对方天真地眨巴两下眼睛:“我的电话号码更可爱,你想听听吗?”

“噗!!”横炮把刚喝进去的水喷了一地。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迪诺和大黄蜂聊得欢实。横炮才知道原来大黄蜂曾在意大利上过一年学,事实上,他曾在10个国家上过学……前天那个来找大黄蜂的漂移就是他在日本认识的。

有钱……有钱了不起?地球通了不起?

横炮闷声不响地窝在沙发里,他尽量使自己陷进柔软的坐垫里最好完全消失。面前的两个谈得眉飞色舞,迪诺的肢体语言比西部枪战电影还让他眼花缭乱。他们的语言开始难以听懂,最终所有声音都没法传达到横炮耳中——他睡着了。

梦里飞来一个棕色翅膀的小天使,他有棕色卷曲的头发和顽皮的笑容。他抱住横炮亲了他的脸颊……

横炮刚想问问他是谁就被人粗暴地踹醒了。他还没从梦里回过味来,大黄蜂的娃娃脸模糊地看过去和天使一样。他擦掉嘴角流出来的口水睡眼朦胧地问道:“……刚才是你亲我吗?”

“想得美啊谁会亲你!你打呼噜嘴张得能把我整张脸都吞下去!”大黄蜂又使劲踢了他两脚。

经大黄蜂一吵横炮是清醒了,他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红色的夹克衫,是迪诺的,可是迪诺人呢?

“迪诺呢?”

大黄蜂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汽水,悠闲地在沙发上坐下:“下午茶时间到,他回咖啡厅了。衣服你收好,他说等你伤好了再还给他也不迟。”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要带漂移兜风吗?”

“咔啦”大黄蜂单手捏瘪易拉罐:“开到半路来了个条子一口咬定我没到开车年龄还扣留了我的车!!”

“用不着生气,那只能说明你长得娇小可爱。”横炮趁机黑他,大黄蜂又连踹他N脚。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大黄蜂指指他头上的纱布。

“走神从滑道上摔下来了。”

“走神?”大黄蜂抱臂冷笑,“我看你是谈恋爱了吧!”

“瞎说!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和女生在一起了?为了准备全国赛我连女生的手都没时间碰!”

“我已经听说了,你看着自己的手时心里想着谁你自己最清楚。”

“这……你……没有的事!我和迪诺什么都没有!”

话一出口横炮就发现不对,他捂住自己的嘴,可说出去的话比泼出去的水还要难收。大黄蜂不笑了,他的表情僵硬着,而横炮的脸更僵。

“这么说真是迪诺……”横炮这个笨蛋,稍微一引就全招了。

“我们仅仅出去喝过咖啡……”横炮的声音有点走调,“在每天下午……”

“你知不知道喝咖啡是意大利人泡妞的终极大杀招?”横炮已经语无伦次,大黄蜂干脆无视他直接说下去,“你知不知道迪诺也和许多不同的女生一起喝过咖啡?噢你当然不知道,这事已经在学校里传疯了,而你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来上课了。就在一周前他还和阿尔茜一起去画廊,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刚才他告诉我,如果有机会他想请我吃顿饭。”

横炮不傻,他知道大黄蜂在真心实意地劝诫他,然而究竟在劝些什么,意识中好像有一道屏障阻碍他进一步思考。

“我并不是说迪诺一定在和其他人交往,我只想告诉你别以为自己是最特别的。我在意大利的一年经常遇到陌生人请我喝饮料,可过后我们还是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大仲马说意大利人是‘恭维的天才’,也许同样的恭维他们会同时和好几个人说。”没错,今天迪诺还吻着摇摆的手叫他“美丽的医生”。

“他们夸你甚至不代表不讨厌你,他们只是……很随意罢了。”

“相信我,我比你更了解意大利人。和迪诺谈了半个小时我发觉他和我认识的其他意大利人别无二致。”

大黄蜂扔掉易拉罐站起来,横炮抬头看着他的样子很颓唐。

“现在停下还来得及,别到最后哭着回来找我。”

“毕竟你连他的性取向都不清楚。”

大黄蜂开门走了,留下这句话在横炮耳边回荡。他不知道此刻自己该做何表情,虽然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但他不想颓废得太难看。他将左手狠狠按在额头的伤口上,疼痛反而让他舒心许多。

【TBC】

【注释】

①即米开朗基罗·梅里西·德·卡拉瓦乔 ,意大利16世纪末著名画家。

②意大利语“上帝啊!”。

P.S.高考完这一个月事很多,内心七上八下地影响写作了……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