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唱魔音

[Zootopia·狐兔]你愿意作我的……吗?【上】

※第一对儿BG~还是跨物种!
※分上下是因为码字慢……

————————

朱迪给最后一个箱子封好胶带,她拍掉手上的灰尘感慨地打量这间小屋,她把它打扫得和来时一样干净整洁。这是她在动物城的第一个家,承载了三个月来她所有快乐和伤心的回忆,今天她要离开了,虽然它潮湿阴暗又狭窄,隔壁还有吵闹的邻居,但朱迪还是难过地吸了吸鼻子。

“噢,原来兔子是多愁善感的动物。”懒洋洋的声音飘进屋子,尼克不知何时倚在门口一脸有趣地看着她,“我们勇敢正义的兔子警官竟然会因为搬家哭鼻子。”

朱迪长出一口气试图把低落的心情吹走:“你看错了尼克,我才没有伤感……”

狐狸挑起眉毛戳戳她的耳朵。哦,耳朵……那是她永远不会撒谎的部分,此刻它们是垂下来的。

“好吧我承认,其实我挺喜欢这里的。”

“别告诉我你要反悔了,我们可是签了合约的,甜心。”尼克摇晃着那张有着朱迪签字的合同纸。

朱迪转过脸撇了撇嘴。她是个小镇来的兔子,和拥挤的农舍相比,一间每个月能免费除虱子的公寓简直像个天堂。总之她从没想过要搬家,直到有一天她的搭档递给她一张纸和一支笔,然后一脸真诚地问道:“朱迪,你愿意作我的室友吗?”

那时办公室里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了过来,这句话似乎比“嫁给我好吗”更有轰动力。尼克用比穿山甲公寓便宜一半的租金、有24小时热水的独立卫浴和隔音效果超赞的墙壁来动摇朱迪的决心,最后还是每星期一次的胡萝卜大餐攻破了她的防线——这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吃货是尼克攻陷不了的。

朱迪把行李和纸箱子挤进小卡车的后车厢——尼克和芬尼克当年招摇撞骗用的道具还塞得满满当当地。她坐上副驾驶示意尼克开车,而她的搭档正支着下巴看饶有兴趣地看着马路一侧。她捅了他一下:“出发吧狐狸先生,别忘了芬尼克的车是按小时收费的。”

“我在想,对面那两个家伙是一对儿吗?”狐狸依旧支着下巴说。

“什么?”朱迪顺着看过去,哦……不出所料她的两个邻居又打起来了,“不……不可能,他们都是雄性!”

笑声在尼克的喉咙里滚动起来,好像这句话里有什么了不起的笑点。他发动汽车顺便递给朱迪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你可真是个乡下来的小村姑。这是一座恋爱自由的城市,只要相爱,别说同性,跨物种都不在话下。”

朱迪在他肩上狠狠来了一下:“得了吧,说不定他们只是兄弟。”

“嘿,听过一句话吗?”尼克揉揉被打疼的肩膀,“打是亲……”

“哦,闭嘴蠢狐狸!”

“……骂是爱。”

朱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过身去不再说话。尼克大笑两声踩下油门,小车带起一路飞尘扬长而去。

人人都说救了动物城的朱迪警官和尼克警官默契得就像结婚60年的老夫妻,互相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便能心领神会,虽然偶尔拌嘴但那是必不可少的情感互动。

可实际上他们连恋人都不是,并且,从某些方面上讲他们一点也不默契。

朱迪搬进公寓的第一天就和尼克吵了架。因为尼克熬夜看电影——还是天杀的枪战片——虽然他把声音调到最低但对兔子而言仍然难以忽视。于是朱迪气愤地支棱着耳朵勒令尼克静音,尼克却用一幅“你在开玩笑吗”的表情回绝她:“枪战片听的就是枪声!”

不默契渗透在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默契只是他人所见的一层外壳。

他们一起回家进门时,朱迪不止一次地夹到尼克的尾巴;厨具上的鱼腥味令兔子头痛不已,同样的,带有青草胡萝卜味的碗筷也让狐狸头晕;浴室里的红毛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掉的,水池边的灰色小短毛清理起来很麻烦……这就是为什么不同种类的动物很少会住在一起。想想朱迪曾经的邻居吧,一只捻角羚和一只南非剑羚都可以吵得地动山摇,更何况狐狸和兔子呢……

当所有不默契的细节积聚到一起,冲突便会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一天夜里朱迪和尼克吵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架,朱迪一气之下摔门跑了出去。

碍于一只32岁成熟狐狸的尊严尼克忍住了追出去的冲动。他跌进沙发用爪捂住脸,他不过是和芬尼克出去喝了两杯回来得稍微有点晚,谁能想到朱迪会为此大发雷霆……小萝卜头真是越来越任性了。

尼克把门打开一个缝,因为他知道朱迪离开时没带钥匙。墙上的挂钟忠实地记录着时间的流逝,同样跟着流走的还有尼克的耐心。他开始一圈圈踱步,思考要不要报警……不不不,一个警察半夜报警因为另一个警察离家出走了,想想都觉得秀逗。

但朱迪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她会不会被冻着?她哭了吗?哦千万别哭,那样会让身体更冷……等等,万一她遇到强盗呢?天哪她个头那么小,还在哭鼻子……尼克不敢再想,他抓起沙发上的外套向门口冲去。

可就在这时从门缝中探进一个脑袋,没有高高立起的兔耳朵,因为寒冷使它们可怜兮兮地低垂着。朱迪环抱双臂在地上跺了跺脚试图驱散外界的寒冷。

在看到朱迪紫色的眼睛时尼克像琴弦般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他用外衣把朱迪裹了个严实,兔子娇小的躯体在不易察觉地瑟瑟发抖。她的眼睛不停地眨,是在竭尽全力不让眼泪落下来,但最终还是失败了,她把额头磕在尼克胸口放声哭了起来,像几个月前在桥洞时那样哭得伤心。

尼克抬起爪子捋顺兔子脑袋上的绒毛,就像他曾在桥洞时做的那样。

“好吧甜心,这次我认错。”

朱迪用抽泣声回答他。

“唔……我来检讨一下?我不该一声不吭就消失去和芬尼克逛酒吧,我们太久没见,我开心得有点得意忘形忘了……我发誓这种事不会出现第二次!”

朱迪吸了个响亮的鼻子,继续用抽泣代替回答。

尼克知道朱迪在意的不是自己回来太晚或没有提前通报自己的离开。他们曾经约定过,任务在身时决不独自行动,也决不抛弃对方临阵脱逃,然而就在昨天,当尼克和芬尼克在酒吧侃大山的时候朱迪遇上了任务目标黑熊帮。娇小的兔子勉强逃脱熊抓却失去了逮捕罪犯的最佳机会。牛警长对此仅仅长叹了一口气,然而对于朱迪来说这是比责备更沉重的打击。

委屈、不甘,却又无可奈何,这种感觉尼克最熟悉不过了。噢,他真是个糟透了的搭档。

“当你需要我时我一定会出现在你周围三米范围内,我永远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朱迪。”他抛开玩闹的语气,用从不示人的一面担保。他听起来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尼古拉斯·王尔德,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尼古拉斯·王尔德。

怀里的哭声渐弱直至消失,朱迪的肩膀依然有些抽动。玩世不恭的笑容重新爬上尼克的脸庞,他看似无意地轻拍着兔子的后脑勺说:“当然,在你不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会待在你周围三米之内,用手铐把我们拷在一起会更方便些……”

“哦闭嘴吧,尼克!”朱迪的脑袋仍然埋在尼克怀里,但声音里有了明显的笑意。

【TBC】

   
© 天唱魔音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6)
热度(189)